那夜薄荷香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总能在合适的时候接上话茬,不生硬的让我去愿意接受他提出的那些要求。哪怕我突然的退缩,他都能处理的很妥帖,既不让我难受,也不让他沮丧。

我几乎痴迷于这个双商在线的优秀男人。

我开始每天分享我的日常我的一切,顺从他的控制哪怕是我厌恶的网T。我知道没有人能完美无缺,我总是在过度幻想对方的美好,看到对方的缺点后又将他贬低的一无是处。所以我总是对他说喜欢,是因为心里清楚,这样的喜欢并不会坚持太久。

到底还是过了盲目理想化的“热恋期”,我开始发现其实,他是一个很爱自由的人。

他需要忙工作、应酬,好不容易休息了他想看美剧想打游戏。

他的日子排的满满当当,很多时候我就会刷抖音,慢慢的等他。

我知道我的依赖性是不正确的,有时候犯病,我会自暴自弃的想,不要接触社会了,被一个人锁起来,一辈子锁在地牢里,不要被放出来。

情绪终于在特别的某天再也掩藏不住,他无法忍受亲密关系带来的种种不适,而我难过那些亮着夜灯等消息等到凌晨一两点的孤独。那次我的情绪,他没有再安抚,大段大段的质问与控诉,他那边只有安静。

抑郁是一种很突然的情绪,我趴在被子里蒙头大哭,其实早就会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只不过总觉得,双商在线的他,也许能有办法让我被解救。从一开始的谩骂到哀求他回消息,再到最后自暴自弃要把自己的私密照片发到全网,我意识到我又在试图威胁别人达成我的目的,我又去道歉,又去说对不起。

这是恶性循环的一部分,我难过的也许不只是他,也许更多的是自己又一次失败的经历。无法容忍对方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致,不愿意妥协让步一丁点,用各种极端手段去试图控制对方。我在那晚的日记里写,看啊,阿宁,其实你根本没有进步,你还是那个停在原点的傻子。

事后的那些天,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每天哭很久,找很多人聊天却总是吵架,我想去证明我可以和人正常的维持社交关系,最后却处理的一塌糊涂。

那天睡前,他给我留言,说,什么时候想吃草莓就告诉他。

我说,前主送的草莓,不要白不要 。

我们又恢复了从前无话不谈的关系,只不过,这次没有什么承诺,也没有什么控制,只是两个很好的朋友。

疫情原因,见面很突然,甚至于有的道具顺丰包邮都没有到我手里。

其实我是最讨厌藕断丝连的,我几乎从来没走过回头路,更何况,如今我们都算不上主奴。可是我的心里真的很想去这一次,或者说,我真的很喜欢他,喜欢到我可以违背原则去接受一个不能给我任何未来的人的TJ。

我生涩的学着电影里那些女人的动作,去学着该怎么伺候好一个男人。然后我很沮丧的跪在沙发前,我小声地说,真对不起,我哪里都不好,长得不漂亮,还什么都不会,浪费了你的一下午。

他把我按在胸前说,我的服务让他尽管没有享受到很好的技术,但我的用心已经让他感觉很舒服了。他重复了两遍,然后亲吻了我两次。

结束后,我看他抽烟,就很遗憾的说,其实我也很想抽烟呀,只不过我在生活里的人设是绝对不会抽烟的。他便教会了我怎么去抽人生中的第一支烟,薄荷味的,吸进去的时候凉凉的,我偷偷的尝到了快乐的滋味。

收拾工具时,我说:“要是我们没有第二次见面了,这些工具扔了多可惜呀。”他低着头眼皮也不抬的说:“那就留着造福下个人呗,还省了他的钱。”我应了一声,心里难过又释然,大概是真的没有什么独占欲吧。

两个人一起关了灯,走下楼,站在路口等各自的滴滴。我去学校,他去车站。他递给我一根烟,我叼在嘴里,两个人就傻呵呵的站在石家庄的秋天。我和他离得挺远,没有说话,他也只是安静的抽着烟。他的车到了,冲我挥了挥手,我说了句一路平安,他就消失在人海。

我暗灭了没抽完的半支烟,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第一次学抽烟,这烟真好闻。可惜了,呛的我直流泪。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