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薄荷香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进退的人,总能在合适的时候接上话茬,不生硬的让我去愿意接受他提出的那些要求。哪怕我突然的退缩,他都能处理的很妥帖,既不让我难受,也不让他沮丧。

我几乎痴迷于这个双商在线的优秀男人。

我开始每天分享我的日常我的一切,顺从他的控制哪怕是我厌恶的网T。我知道没有人能完美无缺,我总是在过度幻想对方的美好,看到对方的缺点后又将他贬低的一无是处。所以我总是对他说喜欢,是因为心里清楚,这样的喜欢并不会坚持太久。

到底还是过了盲目理想化的“热恋期”,我开始发现其实,他是一个很爱自由的人。

他需要忙工作、应酬,好不容易休息了他想看美剧想打游戏。

他的日子排的满满当当,很多时候我就会刷抖音,慢慢的等他。

我知道我的依赖性是不正确的,有时候犯病,我会自暴自弃的想,不要接触社会了,被一个人锁起来,一辈子锁在地牢里,不要被放出来。

情绪终于在特别的某天再也掩藏不住,他无法忍受亲密关系带来的种种不适,而我难过那些亮着夜灯等消息等到凌晨一两点的孤独。那次我的情绪,他没有再安抚,大段大段的质问与控诉,他那边只有安静。

抑郁是一种很突然的情绪,我趴在被子里蒙头大哭,其实早就会想到是这样的结局。只不过总觉得,双商在线的他,也许能有办法让我被解救。从一开始的谩骂到哀求他回消息,再到最后自暴自弃要把自己的私密照片发到全网,我意识到我又在试图威胁别人达成我的目的,我又去道歉,又去说对不起。

这是恶性循环的一部分,我难过的也许不只是他,也许更多的是自己又一次失败的经历。无法容忍对方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致,不愿意妥协让步一丁点,用各种极端手段去试图控制对方。我在那晚的日记里写,看啊,阿宁,其实你根本没有进步,你还是那个停在原点的傻子。

事后的那些天,我的情绪一直很低落,每天哭很久,找很多人聊天却总是吵架,我想去证明我可以和人正常的维持社交关系,最后却处理的一塌糊涂。

那天睡前,他给我留言,说,什么时候想吃草莓就告诉他。

我说,前主送的草莓,不要白不要 。

我们又恢复了从前无话不谈的关系,只不过,这次没有什么承诺,也没有什么控制,只是两个很好的朋友。

疫情原因,见面很突然,甚至于有的道具顺丰包邮都没有到我手里。

其实我是最讨厌藕断丝连的,我几乎从来没走过回头路,更何况,如今我们都算不上主奴。可是我的心里真的很想去这一次,或者说,我真的很喜欢他,喜欢到我可以违背原则去接受一个不能给我任何未来的人的TJ。

我生涩的学着电影里那些女人的动作,去学着该怎么伺候好一个男人。然后我很沮丧的跪在沙发前,我小声地说,真对不起,我哪里都不好,长得不漂亮,还什么都不会,浪费了你的一下午。

他把我按在胸前说,我的服务让他尽管没有享受到很好的技术,但我的用心已经让他感觉很舒服了。他重复了两遍,然后亲吻了我两次。

结束后,我看他抽烟,就很遗憾的说,其实我也很想抽烟呀,只不过我在生活里的人设是绝对不会抽烟的。他便教会了我怎么去抽人生中的第一支烟,薄荷味的,吸进去的时候凉凉的,我偷偷的尝到了快乐的滋味。

收拾工具时,我说:“要是我们没有第二次见面了,这些工具扔了多可惜呀。”他低着头眼皮也不抬的说:“那就留着造福下个人呗,还省了他的钱。”我应了一声,心里难过又释然,大概是真的没有什么独占欲吧。

两个人一起关了灯,走下楼,站在路口等各自的滴滴。我去学校,他去车站。他递给我一根烟,我叼在嘴里,两个人就傻呵呵的站在石家庄的秋天。我和他离得挺远,没有说话,他也只是安静的抽着烟。他的车到了,冲我挥了挥手,我说了句一路平安,他就消失在人海。

我暗灭了没抽完的半支烟,擦了擦眼角的泪珠。

第一次学抽烟,这烟真好闻。可惜了,呛的我直流泪。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27

(8)
上一篇 2020年9月22日 下午1:52
下一篇 2020年10月4日 下午4:46

推荐阅读

  • 善解人意的他

      “没事,也许一会自己就退烧了。” 没有提示音,他手机屏幕亮起,我看到头像框是一个很可爱的女头。 他的密码我是知道的,我点进去翻看历史聊天记录,他们一个月前就认识了。她…

    2023年11月19日
  • 这次爱自己吧

      今年过年,我拉黑删除了我爸。 他又一次当众说我是傻子,是白痴,可他完全没意识到自己做错了什么,那晚他睡得很香甜,我在自己房间里崩溃大哭到凌晨。 我在抖音刷着一条条视频…

    2天前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小狗的春节特辑

      他的眼睛湿漉漉的,像一只可爱的小狗,眼巴巴看着我。明明不会喝酒,却还是下意识吞咽着我灌进去的酒。 他赤裸着跪在地毯上,屋里的空调温度调的很高。 “一会他来了,知道该怎…

    2024年2月10日
  • 病娇

      忘了改变是从哪一天开始的。 好像是公司团建玩的兴高采烈回来却看到他阴沉的脸,又好像是我过度思念家人时他眼底闪过的不满。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亲爱的主人,变成了一个偏…

    2023年6月3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有钱却不忠,为钱还是爱?

      他一夜没回来。 大概又去了那里,和那些所谓的精英一起。 还记得知道他职业以后,我开玩笑似的说,有没有觉得这个行业像是架在空中的花园,看似繁花似锦,实则处处透着腐败。 …

    2023年3月18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