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候,我爽快的应下了这顿饭。

见面前一晚连麦的时候,天哥一边给自己精致的敷着面膜,一面劝我想开点,两个人彼此聊着近况。天哥突然问我,我们认识多久了。

我想了半天,大概是15年。那时候的圈子主力还在qq群,我有一天晚上睡不着,在群里听他吹牛,便认识了。他是个很渣的人,渣了很多女孩 ,但一直是我在圈里相处蛮好的朋友。至于为什么没对我下手,他说得亏我又矮又胖,才幸免于难。

天哥的嘴是很毒的,我对他至今还好好活着这一点持怀疑态度。当初因为他的嘴和不怕惹事的性格,在圈子里也是和很多人撕得不可开交。撕的最厉害的一次,是一个女孩挑起来的,几乎所有人都在骂他,那个时候,也有很多人来找我说他的各种不好劝我远离他。我不敢反驳,装作不知道一样一直沉默。直到那段风波过去,我才重新联系他。我很愧疚的说对不起,天哥只是说没事,知道我胆小怕事,就原谅我好了。

后来天哥生病,很严重,可能会挂掉,那段时间他只要一提起来我就都在哭,他退出了圈子,去北京治病。那个时候大概是真的舍不得这样对我好的一个人离开我,在圈里这么多年一直孑然一身,能陪着我的,大概也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朋友,可惜到今天,他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我自己看着这里的混乱。

后来终于治好了,天哥也回归了圈子,但慢慢又退了出去。我和他渐渐没有了交集,也不再联系。现在想起来16年为了要他五十块钱去买全家桶和他吵了一架,自己坐在广场上哭,说他要是不请我吃全家桶我就跟他绝交,还真的把他给拉黑了,最后当然如愿吃到了全家桶。只不过现在提起来的时候,俩人真的笑了半个小时才停下,那时候我俩关系一定很好吧。

见面的那天本来约好了看电影去鬼屋,结果我从医院出来,我妈说下午好想我陪她去买点排骨,天哥说他那边也有急事要往回赶。计划好的大餐变成了慌里慌张买的两个煎饼果子和一笼猪肉大葱的包子,天哥跑到酒店门口来接我早饭。

天哥让我猜了很久的生日礼物我都没有猜出来,他说有关梦想,我想了三天都没想出来,直到他把盒子拆开,我看到里面的钢笔。

大大咧咧的天哥居然有些腼腆的说,很久以前就记得说过想当一个作家,他希望有一天我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到那一天签售会,还用他送的钢笔。

我看着这个一米八的北方壮汉,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突然有一瞬间觉得,这个世界是爱我的,我在两三年前无意说的话,也会有人这样记得。

最后我们只聊了一小会就匆匆告别,我看着天哥开着他的车跑远,觉得他现在这样也挺好。在自己的城市买了车买了房,谈了个很稳定的女朋友,已经离开圈子很久,有自己的一帮狐朋狗友,每天下了班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这样的一生,也许是他,是圈里人最好的结局吧。

也到底天哥是个混不吝,脑壳里没有放脑子,心里没有放女人,他很大概率是不会想起来过往的那些人。但他有时又心思细腻,对谁好就把谁放在手心当星星捧着。这样金鱼记忆的人,大概才能毫无遗憾的离开这里。

回去的路上我给他发消息说:想不到从前最爱十八岁姑娘的你,如今也和同龄女孩开始谈婚论嫁了。

他过了很久才回复我:可能是老了,喜欢是真喜欢,但太闹了,还是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到时候一定多给他点份子钱。

窗外车流不停,阳光刺的我眼睛生疼,这是我熄屏前写在备忘录上的话。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51

(0)
上一篇 2020年11月1日 下午9:14
下一篇 2020年11月18日 上午12:02

推荐阅读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

    2022年10月1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