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候,我爽快的应下了这顿饭。

见面前一晚连麦的时候,天哥一边给自己精致的敷着面膜,一面劝我想开点,两个人彼此聊着近况。天哥突然问我,我们认识多久了。

我想了半天,大概是15年。那时候的圈子主力还在qq群,我有一天晚上睡不着,在群里听他吹牛,便认识了。他是个很渣的人,渣了很多女孩 ,但一直是我在圈里相处蛮好的朋友。至于为什么没对我下手,他说得亏我又矮又胖,才幸免于难。

天哥的嘴是很毒的,我对他至今还好好活着这一点持怀疑态度。当初因为他的嘴和不怕惹事的性格,在圈子里也是和很多人撕得不可开交。撕的最厉害的一次,是一个女孩挑起来的,几乎所有人都在骂他,那个时候,也有很多人来找我说他的各种不好劝我远离他。我不敢反驳,装作不知道一样一直沉默。直到那段风波过去,我才重新联系他。我很愧疚的说对不起,天哥只是说没事,知道我胆小怕事,就原谅我好了。

后来天哥生病,很严重,可能会挂掉,那段时间他只要一提起来我就都在哭,他退出了圈子,去北京治病。那个时候大概是真的舍不得这样对我好的一个人离开我,在圈里这么多年一直孑然一身,能陪着我的,大概也只有几个为数不多的朋友,可惜到今天,他们也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这里,只留下我自己看着这里的混乱。

后来终于治好了,天哥也回归了圈子,但慢慢又退了出去。我和他渐渐没有了交集,也不再联系。现在想起来16年为了要他五十块钱去买全家桶和他吵了一架,自己坐在广场上哭,说他要是不请我吃全家桶我就跟他绝交,还真的把他给拉黑了,最后当然如愿吃到了全家桶。只不过现在提起来的时候,俩人真的笑了半个小时才停下,那时候我俩关系一定很好吧。

见面的那天本来约好了看电影去鬼屋,结果我从医院出来,我妈说下午好想我陪她去买点排骨,天哥说他那边也有急事要往回赶。计划好的大餐变成了慌里慌张买的两个煎饼果子和一笼猪肉大葱的包子,天哥跑到酒店门口来接我早饭。

天哥让我猜了很久的生日礼物我都没有猜出来,他说有关梦想,我想了三天都没想出来,直到他把盒子拆开,我看到里面的钢笔。

大大咧咧的天哥居然有些腼腆的说,很久以前就记得说过想当一个作家,他希望有一天我能实现自己的愿望,到那一天签售会,还用他送的钢笔。

我看着这个一米八的北方壮汉,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笑,突然有一瞬间觉得,这个世界是爱我的,我在两三年前无意说的话,也会有人这样记得。

最后我们只聊了一小会就匆匆告别,我看着天哥开着他的车跑远,觉得他现在这样也挺好。在自己的城市买了车买了房,谈了个很稳定的女朋友,已经离开圈子很久,有自己的一帮狐朋狗友,每天下了班吃吃喝喝玩玩乐乐,这样的一生,也许是他,是圈里人最好的结局吧。

也到底天哥是个混不吝,脑壳里没有放脑子,心里没有放女人,他很大概率是不会想起来过往的那些人。但他有时又心思细腻,对谁好就把谁放在手心当星星捧着。这样金鱼记忆的人,大概才能毫无遗憾的离开这里。

回去的路上我给他发消息说:想不到从前最爱十八岁姑娘的你,如今也和同龄女孩开始谈婚论嫁了。

他过了很久才回复我:可能是老了,喜欢是真喜欢,但太闹了,还是想老婆孩子热炕头。

到时候一定多给他点份子钱。

窗外车流不停,阳光刺的我眼睛生疼,这是我熄屏前写在备忘录上的话。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