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好的花匠

最好的花匠

 

周四那天,一个人加班到凌晨两点半。

猫打翻了咖啡,我忍着困意,换上干净的床单。

微信有不少未读,他说出差回来了,要见面。见我没有回复,他又威胁要在小区门口堵我,我说好的,到时候我会报警的,并且拒绝谅解。

我一直是个很容易崩溃的人,只是那晚好像也就那么平淡的过去了。

我想我讨厌男人的原因或许是,我从没有被男人爱过。无论是我的父亲,还是入圈以后的那些S,似乎从没有真的爱过我。他们对我的好都有着附加条件,当然,他们给我最多的还是伤害。

可我是个恋爱脑,我毫无自尊的迷恋着男人。我无数次厌恶自己,直到我意识到,很多时候我们都在被整个社会潜移默化的规训和诱导——男人要追求金钱、权利、美人,而女人的幸福就是有个爱她的男人。

所以不被爱的人生是没有价值的,这曾是我,也可能是许多缺爱女孩的思想钢印。当看到别人被爱时,只会感到无尽的自卑和痛苦。

所以真的是女人天然感性,真的是女人天生恋爱脑,还是从一出生起就被打上了烙印?金钱、权利,是客观的物质,而爱只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主观感受。让一方追求切实的利益,而让另一方追求易变的人心,那些被鄙夷被嘲笑的缺爱女孩,真的有错吗?

从认知到改变,从一个附属品的角色到一个独立的个体,接受不被爱,找到除了被爱以外的人生意义,这是一个很漫长的过程。说起来确实很荒谬,曾经最向往被囚禁被洗脑成傀儡的人,如今写下这样的字句。

作为一个奴,似乎不该有自我的,这是圈子的一贯认知。那作为一个主,还要足够对奴负责呢,实际上能负责的人凤毛麟角。只要求奴做到百分百,到主这儿就是不要追求过度完美。把有利于自己的大肆宣扬,把需要自己付出的加以诋毁。这不是身份之间的不公平,而是冠冕堂皇的无耻。

然而我并不想抨击任何人,因为我们没办法改变别人。安全感可以是稳定的亲密关系,但如果是和我一样的焦虑型依恋,那么最好的安全感一定是找到自我。

就算做不到,也没必要讨厌自己,这个世界已经很癫了,本来就很难过啦,没必要为难自己。缺爱无错,求爱无错,很多道理是慢慢长大才能懂的。新的思想会像种子一样,逐渐生根发芽,直到成为参天大树。

其实找主也没什么意思,他不能解决我的烦恼,也不能为我抵挡什么风雨,甚至也没办法疏解我的情绪,不过是我随手就可以丢的玩具。

这世界上被爱的是很少数,所以我也不觉得自己可怜。有人可能觉得我是被男人伤透了心,实际上我根本没想情情爱爱。比起别人夸我是好狗,我还是更愿意听别人说:“一段时间不见,你变这么厉害了。”

之前有一句话很火:“我是他亲手养大的玫瑰,我像他,脑中有他的思想,生活中有他的影子,我是另外一个他。”其实还有另外一句:“爱人如养花,最好的花匠是自己。”

“我有消息要告诉你,小朋友。我花大半成年时光,打造作品集,不是为了让大家记得我是妈妈。随便谁都能生小孩。我的团队拿过3次普利策奖,我的事业会是我讣闻的开头,亲爱的,你排在最后。我不知道你现在能不能理解,但这是好事,你的生命属于你自己,你不必满足我的期待。”

——《大巴上的女孩》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868

(0)
上一篇 2024年4月27日 下午11:59
下一篇 2024年5月11日 下午11:59

推荐阅读

  • 人间四月天

      凌晨十二点,圈子的吃瓜群里在一直发一些胖女孩的视频,那些人极尽挖苦嘲讽,说着开坦克,踩油门,要吐了之类的话。 我没有退群,也没有反驳,只是看着群里人嬉笑。 好像没什么…

    2024年4月6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我有两个号,一个是M,一个是S。 我经常会收到一个账号给我两个号发来截然不同的消息。 好巧,他也有两个身份,一个是S,一个是M。 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多,大号“小MG叫爸爸”,小号“妈…

    2023年7月23日
  • 寻找

      “过年回家有人说着要给你相亲呢,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不结婚也可以。” “你看你现在生病了都没个人照顾,以后……” 我敷衍着挂断电话,缩进被子继…

    2022年12月24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我的床头柜里放了十七份悔过书,全部都来自于同一个男人——我的S。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S会给自己的M写悔过书,当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起因是他在那次游戏过程中…

    2023年7月30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缺爱和爹系真的合适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在故事的一开始,我们就被爱着,那是不是我们就不会再在这个圈子相遇。 我已经很久没有在圈子里正儿八经找个主了,不知道具体是哪个痛哭的深夜,我终于放下了…

    2023年7月9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
  • 病娇

      忘了改变是从哪一天开始的。 好像是公司团建玩的兴高采烈回来却看到他阴沉的脸,又好像是我过度思念家人时他眼底闪过的不满。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亲爱的主人,变成了一个偏…

    2023年6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