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城“辣妹”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没有着急约着吃饭,按照我的经验,圈里女孩大多戒备心较重,不会刚认识就同意见面。

之前看她的动态里有秀王者战绩的截图,我便邀请她打王者。原本以为妹子会喜欢打中辅位置,特意标了发育路想让她和我一起,没想到她一楼选了个镜,玩的还很秀,居然还是个野王妹妹。

睡前我问她,还要挂电话吗,她说不用了,就这么连着睡觉吧。我心里暗自窃喜,看来她并不反感我的示好。

从那以后,除了工作,我的休息时间基本都用来陪她。渐渐地,从她口中我也知道了很多她的事情,她表示希望能在圈里找到一个像父亲一样呵护关心她的人,我顺着话题表白,她答应了,但是她说要多相处一阵子才可以见面。我问她多久,她说看她心情。

我不是一个抠门的人,建立关系以后,基本每天都会给她代付外卖,每次她提到什么东西,我也会给她转账让她去买。她不肯给我地址,她说同城,她怕不安全。

七夕情人节的时候,她回送了我一双鞋。我很少关注穿搭,之前就告诉过她,我不懂这些。她说虽然是男孩,但也要注意自己外在形象,同时还很隐晦的告诉我这双鞋很贵,她花了两个月的工资。我没有让女生吃亏的习惯,赶上过节,顺手给她转去了一万三千一百四,寓意一生一世,她收下了。

那晚是我们第一次玩WT,可她不同意视频,她说还没准备好和我见面。我只能看着她发来的图片,听着她的声音发泄自己的欲望。

她问我是不是不高兴,我说难道我做的还不够好吗,她又开始扯什么没有安全感,我听的不耐烦,却也不好发脾气。我要她给我个期限,她反过来说我是下头男,精虫上脑,满脑子都是见面要对她如何如何下手。

我承认我确实是奔着她身子去的,可这个圈子的人谁没有欲望?我答应照顾她,她无论大事小事,我都出钱出心思去帮。我也是个成年男性,我怎么可能跟他亲爹一样,对她一点想法都没有?

见我半天不说话,她也跟着沉默。过了一会电话被挂断,我没有理她,一个人喝起了闷酒。手机消息提示音响个不停,我没看,到头就睡。

“其实我是个cd,我不知道怎么和你说,认识第一天我就喜欢上了你,我本来想找个机会告诉你,可是我害怕失去你……”
“我知道你肯定不能原谅我,我太贪心,想和你多相处一阵子的,对不起……”
“你一定觉得我很恶心吧,也许你再也不会回复我消息了……”
“求求你,看在我们以前感情的份上,不要在发动态撕我,我不是有意骗你的……”醒来以后看到她发来的消息,我头疼的厉害。我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手臂,这不是梦。我跑到厕所把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想到她,不对,是他的那些话,我又吐了几口酸水。

一个男的跟我装了这么多天女的,还开变声器给我喘,我一想起我说过的那些话,我真想给自己几巴掌。

他还发来一把刀,他说如果我曝光他,他就真的无路可走了。

我怕他真想不开,虽然这件事确实他做错了,但也不至于这么极端。我承诺不会曝光他,希望他能好好活着,不要再做这种事。他几乎是秒回,跟我说以后不会了。

本来以为事情就到此为止了,没想到那天朋友来家里做客,看到墙角落灰的那双鞋子,打趣说我工资也不低,怎么买了一双这么假的鞋,一眼就能看出是山寨货。

我打开平台搜索她的id,显示该用户已经违规被封禁,原因是欺诈。

夜深了,打开附近人,你的列表里也有这样一位性感尤物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56

(0)
上一篇 2022年9月17日 下午10:42
下一篇 2022年10月1日 下午10:20

推荐阅读

  • 那夜薄荷香

      和他认识,是很偶然的。 没有什么心动,没有什么第六感,就只是单纯的看他的职业比较有趣。 很少有人能跟我聊的上,我攻击性总是很强,戒备心又太重。 但他很聪明,是一个知道…

    2020年9月26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