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分享欲

失去的分享欲

 

“你可不可以不要无理取闹了?”

“安静会可以吗,让我喘口气行吗?”

“睡觉吧,我不想吵架,我累了。”

朋友说,注定要分手的结局,何必大老远跑去见一面。可我还是去了,带着一个很大的箱子,里面装的是生日礼物,是他一岁到二十八岁的生日礼物。我可以预见他听到我说分手时满脸厌倦的神色,只不过这次真的是最后一次了。

过去的时间太久远了,以至于我都记不清一开始他对我好不好。仿佛从刚认识开始,我就是他的一条舔狗,一条永远不想离开他的舔狗。

他好像说过很多好听的话,什么陪伴,什么温柔,什么山盟海誓。那时我诚惶诚恐,我说别给我太多期许,如此便不会有太多失望。他给我讲他的故事,讲他的那些经历,我只觉得心疼,暗暗发誓一定要好好爱他,不要让他再孤独。

好像是从某天开始,他特别忙,没时间陪我连麦,没时间回复消息。我安慰自己说这很正常,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我是个话很多的人,和他关系最好的时候,我能一个人刷消息99+。我喜欢把生活的点点滴滴,把每时每刻的小情绪分享给对方。他的回复只有嗯。

记得我们在一起第一天的时候,我叫出第一声主人时,他开心的不得了。那时候他总有说不完的土味情话,他说因为我的到来,他的生活多了很多乐趣。

我把从前的聊天记录清空了,我嫉妒从前的我,被他陪着爱着的我。

我习惯了,习惯了几个小时收不到一条消息,习惯了每天只被单字回复。我明白,只要我不闹脾气,不和他吵架,我做什么都可以。

从前会在我情绪崩溃的时候,放下工作打来电话,会说在他心里我是第一位的。后来看到我伤害自己,看到流出的大片血迹,他也没有回复一条消息。我打了十几通电话,得到的只是一句忙完了再说。

最开始我想和他好好聊聊,我说可不可以每天稍微多陪我一点点。他问我没有回我消息吗,我说单字回复和冷暴力有什么区别,他问那我想听什么呢。

是啊,他的时间,再也不属于我了。我的那些哭闹,那些请求,在他眼中都是无理取闹,都是不体谅。我发的越多,他对我的厌恶便越重。可我记得,这些情况,在最初我都告诉过他。那时候他对我说放心,一切有他。

我不再分享生活里的琐事,我知道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忙,哪怕消失一整天,我不会对他再有情绪。我知道我要懂事,要自己熬过情绪崩溃的时刻,要自己勇敢去解决遇到的问题,要留些尊严给自己。

我每天都想和他说很多很多话,可是我知道,他不会回复的。

我想崩溃,想吵架,可是我知道,他只会更讨厌我。

我眼睁睁看着这段感情走到死路,可我什么都做不了。

我知道,从始至终我没有变,只是不再被喜欢罢了。

失去分享欲是散场的开始。

再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19

(1)
上一篇 2022年7月2日 下午10:03
下一篇 2022年7月16日 下午11:58

推荐阅读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声音

      “我真的没有从你身上看出你有m的特征,甚至你连普通女性的温婉柔和都没有半分。像你这样强势的人,一生都不好过。”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正在我对面喝着小酒,吃着烧烤,漫不经…

    2022年10月22日
  • 那些爱立人设的大佬

    我有两个号,一个是M,一个是S。 我经常会收到一个账号给我两个号发来截然不同的消息。 好巧,他也有两个身份,一个是S,一个是M。 网上说这样的人很多,大号“小MG叫爸爸”,小号“妈…

    2023年7月23日
  • 朝拜者(中).docx

      第二年冬天,肖肖问我要了银行卡,我知道他工资不高,不肯给,他很执拗。 我看到卡里的数目感到吃惊,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省下这么多钱,只是不管我怎么问,他都不肯说。 直到很久…

    2023年10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