挂满丝袜的房子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劲。

吸引我的不是屏幕里那些赤身的男女,而是女人穿在腿上光滑紧致的黑色袜子,长大后我才知道那是丝袜。

小学毕业以后,我就被父母接回了城里。作为初中生,我第一次拥有了零花钱。每当看见别人下课了成群结队去小卖部买零食,我总是咽着口水,可一次都没有进去。因为我记得,在学校后街有一家店,里面挂着和光碟里一样的丝袜。

在我终于拥有第一条自己的丝袜,穿在身上时,获取快感这件事成为了本能。我抚摸着自己的大腿,从中感到兴奋,直到满足。

我意识到这是羞耻的,就像按摩店那些穿着丝袜坐在门口的女郎,每次路过,妈妈总要撇个白眼,路过的人也会一脸嫌弃,仿佛那是什么罪恶之地。

我开始幻想自己也那样坐在街头,被评头论足,被指指点点,做着不可描述的生意。可我知道,我是男孩子,我做不了按摩女。

我的丝袜没有被发现,反倒因为学习成绩下降挨了顿打。我的父母管教总是相当严苛,他们对我期望很高。

在那样压抑的日子里,丝袜成了我唯一消愁的解药。表面我仍旧是那个刻苦用功的好孩子,可家中无人时,我便会偷偷穿上妈妈的衣服,踩着高跟鞋,涂上鲜艳的口红,沉沦在自己的欢乐国度。

后来我按部就班的考学、读书,毕业后有了一份看起来光鲜亮丽的工作。父母的期望开始逐渐变成了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家,可我不想恋爱。

我主动向单位申请外调,开荒虽然辛苦,但不用再承受来自父母的压力。我不喜欢男人,可我也不知道自己该喜欢什么样的女孩。

直到了解了这个圈子,我开始找一些付费女王。工作已经很累了,我实在没有心情再去找个圈内女友,耽误别人也耽误自己。

临近三十岁那年,父母找了不少女孩给我相亲,我也向公司申请了调回。我该结婚了,就像当初我该读书该工作一样,人生总是这样按部就班。

只不过我瞒着所有人,买了一套破旧的二手老房。婚前我找施工队搬空了里面所有的老旧家具,重新粉刷装修。

我安了很多晾衣架,上面挂着这么些年我存下的那些丝袜,很多很多条,还有大码的高跟鞋,女性衣物,很多很多,填满了这套老房。

我还安了一面大镜子,在镜子里,我可以看到全部的自己。

没有人会知道这栋房子,我来的时候也只是借口公司加班,我不希望有人来到这儿。

我删除了和圈子有关的APP,群组,那些人以后再也不会遇到。

我学着去爱自己的老婆,我想我做的很好,不然她也不会习惯每天跟我撒娇腻歪。我没有兴趣偷腥,我只喜欢平淡的生活。

只是偶尔累了,我还是会回到那套房子,穿上丝袜,坐在那面大镜子面前,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自己,就像看到多年前坐在街边的按摩女郎。

可惜直到那家按摩店倒闭,我也从未踏足。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96

(4)
上一篇 2022年12月3日 下午10:06
下一篇 2022年12月17日 下午10:04

推荐阅读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

    2023年2月11日
  •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

    2020年9月22日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下)

      最开始我们也是官宣过的。 我以为我们是因为感情在一起的,后来才发现他只是想玩。 荒谬的是,在最开始,我说肉体一旦接触,灵魂就不会再交流,他宽慰我不要悲观。最开始他好像…

    2024年4月20日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喜欢和合适,选哪个?

    “在哪儿工作呢,我准备辞职了,要不投奔你?” 微信消息弹出,是我久不联系的朋友A。 我是个外热内冷的人,所以即使高中大学都在一个宿舍也没能让我们成为好朋友,只能算较好的朋友和同乡。…

    2023年11月11日
  • 认主后,他成了葛朗台(上)

      “下次不要再胡思乱想了。” 他的话停在消息列表很久,我随手拍下窗外的风景,他立马报出了坐标。 这是我们一直在玩的小游戏,乐此不疲。 我独自一人来到这个陌生的城市,而作…

    2024年4月13日
  • 最高阶的SM,可能就是无性的

      与绳师Z(男)的一段对话 我 :你在绑人的时候,会有那方面的想法吗?Z  :肯定会有啊,毕竟漂亮妹子在你的手中被捆缚。。。我  :产生欲望了不排解一下?Z   :说实…

    2020年4月22日 说说字母圈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字母圈“出柜”

      出柜(Coming out)为向他人公开自己的性取向或性别认同的行为。相对的如果不愿意表达自己的性倾向,则称之为“躲在衣橱”(Closeted)或“深柜”。 &nbs…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