彪子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出来对圈子一无所知,而我也确实从未在圈内透露过自己的信息。

那晚耳机里,他毫无违和地挑逗,不容置疑地命令,让我沉醉其中,又突然惊醒,没有经过几个女孩子,怎么会如此老练?

尽管他再三解释,我还是无法相信会有人不接触圈子就可以像个圈内老手。毕竟大家都接触过新人,他们很多时候会因为不懂规则扫了兴致。

但我还是沦陷了,因为我清楚的意识到,想在鱼龙混杂的圈里找人结婚的概率微乎其微。现在就有这样一个自称没接触过圈子,又天生是S属性的在我眼前,我觉得是天意。

我是个疑心很重的人,在一起不代表完全信任。我一次一次试探,发现他确实没撒谎。可同时我也发现他不在意圈里默认的规则,包括SSC原则。

我试着去和他解释,同时把很多科普文发给他学习。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去认真看。

他学历不高,跑到国外当民工,每天有吃不完的泡面,经济不宽裕。那时候恋爱脑的我没有介意,还计划两个人以后攒钱,开个小店,安安稳稳。

不知道是不是国外的网络问题,还是他工作太辛苦,他很少联系我。大概是十天半个月一次,我从最初的理解到后来的伤心再到讥讽挖苦。每次的争吵都以他的一句“有本事你等我回国,我看看你敢这么跟我说话”结束。

我拉黑了他,我不需要一个日常失踪,偶尔诈尸,没有丝毫关心体贴,只想对我发泄的男人。

在我快遗忘他,准备开始新的生活的时候,他的电话又打来。

他在电话里说他会来找我,我是属于他的,别想躲着他。我故意说在他之后,我早就和三四个男人有了实质性关系,他算老几。他说那就试试看会不会找到我,我会不会后悔。

我加回了他的联系方式,不是因为什么“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而是一种很奇怪的心理。

我知道他不仅浑身缺点,他还会毫无底线的索取,并且不允许任何拒绝,他性格暴戾偏激。我也用各种恶毒的话攻击他,可实际上在威胁我的那些话里,我感受到了快感,被胁迫的快感。

他回国要来我的城市见我,是凌晨三点的车次,我去接站,他要求我带的玩具也都在包里。

那天下着雨,很冷,圈里的异性朋友和我打着电话,彪子的电话没有打进来。我看到以后,挂断了朋友电话,给彪子打过去。彪子问我和谁打电话,我说朋友,他说男的女的,一会他要查记录。我说男女关他什么事,彪子挂了我的电话。

那天我一直等到了三点半,给彪子打了很多个电话,彪子没有理我。

我读大学的城市没有亲戚朋友,宿舍早就门禁,我没有带身份证,可接站处太乱了。社恐的我不好意思去24小时店铺待很久,我只能打车到了大学门口,在棚子下坐到天亮。

彪子下午回我,说他已经回去了。他指责我背叛他,敢和别的男人打电话,问我怎么赔偿他这一路损失。

相识一年,他从未给我花过一分钱,我自认不是个物质的女生。他不仅没有担心我一个女生凌晨在外面安不安全,会不会出事,反倒问我要补偿的时候,我确实心冷了。我问他来回车票多少钱,他说六百。

那时我大一,家里给的生活费不多,还是月末。我用花呗套了六百给他,他秒收,说小富婆真有钱,能不能再给点钱让他吃顿饭。

我没有删除他,后来他也试着联系我,说想对我好,当时是气糊涂了,所以才会那么说。我回复先把钱还回来。他要求见面亲自给我。

从那以后和他聊天,我只剩下国粹。

我谈物质的时候,你和我讲感情。我和你讲感情,分手了你跟我掰扯百八十块的物质。你当初说觉得对不起我,自己穷、没能力、没出息,想力所能及给我最好的。分手后曾经买给我的一杯奶茶都要追着我AA。

和别人吐槽,我觉得丢人。自己憋着,我觉得难受。你从不爱任何人,你爱的只是自己。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71

(1)
上一篇 2022年4月9日 下午10:38
下一篇 2022年4月23日 下午10:24

推荐阅读

  • 猫咪的设定就是永远爱主人

      和他见面是在14年的夏天。 那时我还是个小女孩,穿着背心裤衩,为五块钱的冰激凌心疼。在我艰难的选择到底是草莓味还是香草味时,他的大手把两盒都放进了袋子。 时间太久,以…

    2021年6月21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人设里的优质dom

      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一点零六分,结束了美好的一天,看完吃播准备睡觉,无意间看到某个群里好像有瓜,赶紧跑进去看。 有时候渣男的作用还是挺大的,比如半夜饿的实在受不…

    2020年11月25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Q先生诊所 | 女S:字母圈内生存状况最艰难的群体

    经常会有一些小姑娘m跟我说,“我好羡慕那些女S啊,可以把男人踩在脚下”,我笑了笑,对她说,“其实你们才是这个圈子里地位最高的存在”。 男人很容易把“虐”跟“恋”分开,觉得游戏是游戏…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