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真喜欢你,以后我可以嫁给你吗?”

“傻丫头,你还小呢。”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小小的苹果四电量耗尽,我干脆跑到楼下给他打公用电话。那时正值二八,所有的心思都明目张胆摆在台面。

是在一个QQ群里认识的吧,他的头像,哪怕过去这么多年,我也仍旧记忆犹新,是一个穿西装的男人背着手拿着一条皮带。

后来有段时间他总是嚷嚷着头疼,我催他去检查,我们都没有在意,直到那个晚自习,我接到他的电话。我一遍遍在浏览器搜索着病情相关资料,看着那些晦涩难懂的名词。我问朋友这是什么意思,朋友说以后离他远一点吧。

可他却云淡风轻,明明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他还有心情反过来安慰我。他听着我在电话里泣不成声,他听着我发誓以后要学医治病,他说别为他影响我的未来。

他是清醒的,我确实没有如所想那般深情,我不愿意余生都用来照顾一个病人。我聊了新的S,开始了新的关系。从前总是死乞白赖求他收下我,后来又庆幸还好没有建立关系。因为这样我们就一直都是朋友,最多只是曾经有些暧昧。

虚伪吧,我所谓的喜欢,不过如此。

我们的联系越来越少,一是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我立下的山盟海誓,二是不想看到他被疾病折磨的样子。他倒是渐渐习惯了这样的相处状态,只有状态比较好的时候才会给我发来消息,对发病时的痛苦只字不提。

怎么会不难过呢,他写的动态我都有在看,他说想离开这个世界,他说快要疯掉了,他说头真的好疼,在我面前他却总说日子还算过得去。

可我能做什么呢?我不敢去问他失眠的那些夜,我不敢问他的病情。我怕他会把我当成生活里的那束光,我怕我会带给他更大的伤害。

他曾那么优秀,也那么努力,一场疾病,便轻松毁掉了他所有的人生规划。命运好像从来都不公平,戏耍着每一个拼命奔跑的人。

在一九年十一月九号十点零七分,他唯一的亲人离开了他。他的签名更新,从此他便是一颗野草了。

我心里实在堵得厉害,给他买了个夜灯当作礼物。我不能陪他漫漫长夜,当时只希望那点光亮能陪他熬下去。

二一年我卖掉了游戏账号,列表的一千多个好友一起清空,其中有他,连带着收藏里他发的那些小作文。

直到过了很久我才想起来,他会不会找我,发现被我删掉以后,他会不会难过。我翻开原账号的签名,在那些给我点过赞的人里一个个找去,都不是。

我们就这样草草断了联系,我也以为这辈子再也不会联系,但我低估了淘宝的数据储存。我翻到了他给过我的地址和联系方式,我试着发去短信,他没换手机号。

我以为根据城市他能猜出我是谁,遗憾的是没有,他甚至都没往圈子的方向猜。想想也是,突然冒出一个人加自己微信,叫的出来自己名字,基本都会认为是现实朋友。哪怕后来我努力提示圈子,他猜了四五个名字也没能想起来,他好像把我忘了个干净。

其实现实就是这样,大部分的故事,大部分的于心不忍,大多都是这样。在你耿耿于怀,在你内疚自责的时候,对方早就抛掷脑后了。

不如多花些时间体谅自己。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72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3日 下午10:38
下一篇 2023年5月27日 下午10:40

推荐阅读

  • 她希望被绿

      她在地上躺着,双腿大开,讨好看向我。 我没有理会,出门去上班。 没过多久微信就收到她发来的信息:“我好爱这么冷漠的你,对我不屑一顾,在你面前卑微到尘埃。” 我没有回复…

    2022年8月20日
  • 一只拒绝恋爱的狗

      “姐姐,疼……” 他在我身下,声音带着哭腔。烛泪落在他身上,开出朵朵雪白的梨花。梨花下,是一条条带血的鞭痕。 我提着项圈,把他按倒在床,拿出准备好的麻绳。他举起双手,…

    2022年11月5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19岁你就嚷嚷着要退圈,你让40岁的大叔怎么办

        –      绵绵,我想退圈了 –      怎么啦? –      太累了,找不到自己想要的 –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上)

      她比我勇敢。 我看到她在群里大方的分享那些聊天记录,佩服她的同时又恼怒于她的恋爱脑。 我不知道自己在生气什么。 我也曾是个恋爱脑,比她中毒更深,那时我终日以泪洗面,手…

    2024年1月27日
  • 喜欢和合适,哪个重要?

      我曾问那个大我十七岁的大叔,我们会不会在一起一辈子。 他抱着我,问我知不知道什么是一辈子,我摇头说不知道。 我只知道我喜欢他,心跳是不会撒谎的。 分开以后总有人试着去…

    2022年2月14日
  • 安全感是物质给的?

      还记得刚毕业来这座城市时,我租过一个有着大大落地窗的小公寓。去看房的那天下了很大的雨,我骑了几公里的单车,看到窗外夜景的那一刻我直接交了定金,全然没检查房屋有没有其他…

    2023年8月13日
  • 低自尊是M的标配?

      熟悉我的人的知道,我一直是个极度敏感自卑的人,甚至一度因此郁郁。 我习惯把矛盾原因归于自身,更倾向于改变自身去讨好对方。 有时候这种自我反思甚至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比…

    2023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