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

寻找

 

“过年回家有人说着要给你相亲呢,要不要去看看?”

“不去,我们不是说好了,我不结婚也可以。”

“你看你现在生病了都没个人照顾,以后……”

我敷衍着挂断电话,缩进被子继续迷迷糊糊做着一场又一场的梦。

结婚有什么好,结婚意味着责任和义务,还可能要十月怀胎,要带孩子做饭。我的潜意识里如此恐惧那样的人生,毕竟我自己一个人可以过得很快乐。

可也会遗憾,看到别人十指相扣,成双结对,也会独自坐在窗边艳羡。

怎么才能找到可以给我温暖怀抱的人呢?仿佛陷入了对立恶性循环,我的世界里先爱后有欲望,而他们的世界先有欲望后有爱。

我在这个不可能产生爱情的圈子,渴望遇到一份真挚的爱情,就像一个试图通过不停种树就能将撒哈拉变成绿洲的笨蛋。

“距离好近啊,我们见面吃顿饭吧?”

“介绍一下你自己的喜好吧,喜欢玩什么。”

“反差吗?想不想要?”

“真心话大冒险吗,无底线的那种。”

“把你的自评表发过来吧。”

那些令人厌恶的声音,不知道出现了多少遍。无论我如何忍耐,都做不到回复。他们的动态重复着相同内容,一段烂俗的yy文案转来转去。

他们会渴望感情吗?会害怕一觉醒来漆黑的房间吗?又或者,他们只不过把这里当作了欲望宣泄之地,并不会在意眼前人是谁。

我还是通过了那个男孩的好友申请,他跨越了整个市区来给我送来稀缺药物。

“我把药给你挂在门口了,常用的里面都有。听阿姨说你每次发热都要贴退热贴,我就多买了些。还买了些水果,你记得吃。”

他没有收我发去的红包,反倒是日日发来消息关心我的身体状况。我没有感动,他或许只是为了找个不讨厌的人结婚。我还是答应了他的后续邀约,因为我不知道爱情要等到多少岁才会出现,也可能我已经在懵懂年岁时失去了。

之前隔壁女孩五年爱情长跑分手时,我问她会不会遗憾。她说无论以后和谁结婚,她的心里都会住着这个男孩。

真好,最起码她有过爱情。而我还没有遇到那种刻骨铭心的爱情,就已经长大。

我也曾信誓旦旦说如果嫁的不是最爱,那就一生不婚。过了很久我才意识到不是每个人都能有机会轰轰烈烈爱一场。爱是一件奢侈品,与之相对的孤独却可以填满人生的每个缝隙。

可我还是想去试着寻找,一直寻找到不得不选择结婚的那天。因为我清楚自己没有勇气告诉未来老公有关这个圈子的一切,除非他本来就是这里的一员。

我会继续去敲一扇扇冰冷的门,我习惯了失望。

总有一扇门背后藏着给我的惊喜,在敲完所有门之前,我可以一直如此期待。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604

(0)
上一篇 2022年12月17日 下午10:04
下一篇 2022年12月31日 下午10:03

推荐阅读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窒息

      “他变了,从前他不会这样不耐烦的……”“我总想好好表现,可是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愈发冷漠……”“我也累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爸喜欢那个…

    2022年9月10日
  • 窃听者

      我是个极度缺乏安全感的人,甚至到了病态的程度。 我想在对方的身上装窃听器,我想知道他所有的动向,我想了解关于他的一切。 我求助过心理医生,吃过精神药物,这些都没办法缓…

    2022年6月4日
  • 他说,他有孩子

      我一直是个很随性的人,不太看自我介绍,而是更在意感觉。所以刚在一起时,我并不了解他的个人情况。我的原则就是,只要是单身就可以。 那晚下了很大的雨,记不起来什么原因,我…

    2024年4月27日
  • 一个多主的女m(下)

      在我第一次试着把女绿情节讲出来的时候,朋友说不管有意无意,人总会想去实现自己的幻想,哪怕我再克制再压抑也无济于事。 我当时嗤之以鼻,理性一直是我引以为傲的特质,我从来…

    2024年1月6日
  • 挂满丝袜的房子

      那时候住在乡下奶奶家,大概是十来岁的年纪。 学校放了暑假,家里大人都忙着去地里干活,没空管我们。 不知道是谁在老光棍家里偷的十八禁光碟,反正我们这群小孩围在一起看的起…

    2022年12月10日
  • 浅谈不同地区同好的属性特征

      首先声明一点,本文不带有任何地域歧视的因素,纯粹是我根据这么长时间以来接触的全国各地的朋友而做的简单总结。   话说做平台以来,多多少少也接触到了数万名来自…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拜金

    “我情愿从来没认识过你。” 独自坐在高铁站,他没有送我,只是发来这条消息。 是啊,他当然会后悔,他不该认识我,不该喜欢我这种女孩。 贫穷是什么滋味……是爬着蚰蜒和不知名虫子的农村土…

    2023年7月2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
  • 快餐时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尴尬:你前几天聊过的男人几天后突然和别的女孩官宣,两个人秀得无比恩爱,你打开沉寂的对话框开始发懵。 六月一号还要送我AD钙奶,还问小朋…

    2021年6月14日
  • 腐坏

      “我可以把这个故事写下来吗?” “我总觉得道听途说写来的东西总归是虚的。” “但你也是当事人。” “你写出来的不是我,也不是她,而是你故事里的人。” 买过玫瑰吗,插在…

    2022年4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