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DS,我高人一等”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了一下你玩的更高级。”我一时语塞。

其实在之前,国内的圈里是只有5M里面的两种属性,而那个时候的DS是被包含在内,称为“心控”。慢慢的随着圈子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内外资料得以交流,才渐渐开始填补这个圈子许多定义上的缺失。DS才逐渐被人们所了解,所谓的BD5M概念才算完整起来。

但是事实上,很少有人只是单纯的一种属性,比如单纯的是DOM或者单纯的是S,更多的是两个属性相互掺杂,当然也存在极少数比例的DOM是M属性,S是SUB属性。DS同5M本就是互相缠绕的关系,只不过是说两者的快感来源不同。

DS是SUB服从于人而获得快感,而5M是M服从于欲望而获得快感。

简单举例来说,我的DOM会尽可能多的情况下去让我为他做我并不喜欢甚至有些讨厌的事来控制我对我进行训练并且强化。而如果我是M,我的S可能会把我的喜好当作TJ的课堂内容,而我的禁忌则会作为开发的课外内容。前者是将SUB的观念逐步变成为他服务、以他的喜好为中心,而后者则是以M的各种项目为中心展开TJ。

这就是二者从本质上的区别,所以说为什么尽管大部分人是两种属性都有但我们还是有必要去区分呢,因为两者的快感来源和整个游戏的过程、目标是不同的。

可又正是这二者的差异,让圈里很多人觉得,DS是比5M更高级的玩法。一些明明只是会发泄欲望的伪S,为了让自己玩的更尽兴,硬给自己戴上了DOM的面具,大谈特谈如何走心,拿着2015年都可以考古的文案放在2020招摇撞骗。还有些人干脆不挑食,SUB和M都收,只差挂个牌子写上:女的就行。

我相信和我一样的SUB肯定也经历过每天会被很多表明了S的人问认不认主,在一遍一遍重复自己是个SUB以后,五成的S都会这样说:“这个属性不小心写错了其实我是……”,剩下五成则表示:“什么是DS啊?不就是控心吗,我暖主……”。

又或许,人总是希望自己是特别的。

既然DS是特别的是很少有人玩的,那就去玩DS,不就是个游戏,不就是学着当个DOM。

那些真正的圈内人,那些真的圈内的人为了去收一个奴去找一个主而放弃自己属性去伪装去迎合的人,你们真的快乐吗?

我不知道圈内的大数据里到底有多少个真假DS玩家,我只觉得当一个人连自己都可以欺骗的时候,这个游戏再精彩,也没了什么意义 。

在这个随波逐流、人云亦云的时代,你是什么属性也许并没有人关心,你可以今天属性写S明天属性写DOM,反正也没人看到。但是你是个S又怎么会享受DS的繁杂,你是个DOM又怎么能忍受5M的自由。在生活里你戴着面具是个好儿子好朋友,在工作上你戴着面具是个好员工好老板,如今你在圈里,为了那点可怜到无处发泄的欲望,你便又戴上了面具。女孩子喜欢什么,你就变成什么。

这样的观点,让M和SUB尽管看起来是平等的,但在很多人心里,却总是觉得,SUB是比M更忠诚更优秀的存在。明明一样付出了肉体,一样付出了真心,却很难被夸赞,毕竟大家都说,M是为了欲望。可是,M也会忠诚,也会哭也会难过也会脆弱,M也会为了主人去突破自己的禁忌。

人的确很擅长给同类划分三六九等,却又一面战战兢兢的害怕自己处于歧视链的最低端,一面又想去上层享受歧视链带来的目光和拥护。可在我心里,每一个勇敢把自己交付出去的SUB又或者是M,都同样值得被珍惜被疼爱。因为她们一定想了很久,才有勇气去相信并追随一个人。每个能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属性并坚持的S又或者是DOM都值得我们去尊重,因为这个时代,谎言是最廉价的,真话往往才是最难得的。

如果是S就好好的研究技术,学一些简单的医学知识 ,保护好你的M。

如果是DOM就努力变成一个更优秀的人,了解一些心理知识,带着你的SUB走的更远 。

如果是M就好好遵从内心的欲望,在这个鱼龙混杂的圈子里保护好自己,等待唯一值得你下跪的主人。

如果是SUB就耐心的等待,等待电车一列又一列驶过,等待唯一可以驾驭你的灵魂。

我希望你可以一直记得这个游戏的初衷,我希望你看着自己的内心,我希望你可以坦诚,我希望在你累了一天以后摘下面具有个人能爱你疲惫的灵魂。

因为没有人比你自己更了解自己。伪装的面具总有一天会掉。

我见过痴情的M、见过把5M玩成艺术的S、见过愿意用两三个月教会SUB一条规矩的DOM,而我,一个愿意为了寻找合适DOM去再等五年十年的SUB。

从我们知道这个圈子开始,我们的内心就都有了一个无比清晰的认知:我们所有人都在等,等这世界上唯一愿与自己相拥的灵魂,互相占有。看到彼此内心的丑陋,扔掉所有的面具,相拥。

那么,愿你等到,在你的面具紧紧嵌入你的骨肉之前,愿你等到。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24

(22)
上一篇 2020年7月8日 下午10:21
下一篇 2020年9月26日 下午9:17

推荐阅读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占有欲是S独有的权利吗

      有人告诉我,他想要一份主奴间的羁绊。说实话,看到“羁绊”这个词,我的心像是被撞了一下,有点酸涩,也有点憧憬。 可能很久都没有跟谁讨论过情感问题,大部分接触的都是向往肉…

    2020年4月27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Q先生诊所 | 女S:字母圈内生存状况最艰难的群体

    经常会有一些小姑娘m跟我说,“我好羡慕那些女S啊,可以把男人踩在脚下”,我笑了笑,对她说,“其实你们才是这个圈子里地位最高的存在”。 男人很容易把“虐”跟“恋”分开,觉得游戏是游戏…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那个无下限的男人

      这世界上有两个性别,一类是男人,一类是女人。 大部分男性是理性的,大部分女性是感性的。 为什么把两句话放在开头,是因为在圈子里呆久的人,都会明白男人和女人在欲望上的差…

    2021年11月27日
  • 天黑请闭眼(下)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上大学以后,我认识了生命中很重要的两个人。 一个是姐姐,一个是阿曲。 姐姐当然是我最好的闺蜜,阿曲是我的…

    2022年4月9日
  • 老派S

      广场无意刷到他的动态,一瞬间我仿佛回到了2014年,那时候我还是个刚入圈的小女孩。 那时候的圈子很严肃,也很荒诞。就像一群成年人都在很认真的玩一款中二病游戏,有些滑稽…

    2021年3月29日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普信男孩”

      他是一个岁月静好的暖男,不恶臭,不花言巧语。 认识他的时候是冬天,刚刚毕业实习的我在自己小小的出租屋里,手脚冰凉,赶上姨妈期,痛的翻来覆去,熬夜改着不太懂的策划案。 …

    2021年3月2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