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与恋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求,就像太阳东升西落,没人能改变。”石头像个刚谈恋爱上头的少男,实际上他已经是圈里的老人了。

圈子里的虐通常是肉体上的,而他们之间的虐,更侧重内心。很多人以为确定关系是幸福的开始,然而在部分精神虐恋的世界里,两情相悦才是虐的开始。

秀妍总会布置一些任务来确立自己的上位者身份。石头很喜欢打游戏,她就禁止石头打游戏。石头的“手工活”也被禁止,除非秀妍允许。石头困得不行的时候,不许石头睡觉。石头被勾的欲罢不能时,她又若无其事的让石头陪她睡觉。

这些要求不一定很难,但会折磨的石头很难受。时间长了,石头总觉得自己的欲望像深渊,怎么都填不满。秀妍的乐趣似乎就在于剥夺,剥夺石头的一切,以此为乐。

石头看到秀妍动态更新里多了一段话:“我希望我是你无尽沙漠里唯一的绿洲,希望是你大片大片空白里唯一的彩色,希望是你在阴暗湿冷牢房里唯一的慰藉。尽管是我把你丢去了沙漠,是我擦去了你其他颜色,是我将你关进牢房。”

石头喜欢这段话,但是实践和幻想终究有距离,就像网上见到病娇都喊我可以,但是现实见了病娇都要掏手机找警察叔叔。

秀妍说后悔了随时可以走,石头没有走,他只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欲望,让秀妍失望。

秀妍还说了很多疯狂的话,让石头觉得恐惧,他知道秀妍会真的这样做。

石头问秀妍这是爱吗,因为爱所以要做这些会让石头觉得痛苦、自卑,并且永远无法挽回的事情。

秀妍反问石头认为圈子里的爱是什么。石头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秀妍,只要秀妍伸出手,他就会把牵引绳递过去。

石头浑身有些发抖,在精神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肉体已经预先知道了危险。

他以为这段感情会是他先坚持不下去,压抑自己真的太难了,没想到先缴械投降的是秀妍。

石头无数崩溃大哭的时刻,她都在默默看着。她喜欢看着她的宠物这样无助,只会四处找她,就像在找最后一根稻草。可她不是真的冷漠,在获得快乐的同时,看着本该在阳光下的石头,为自己卑微到谷底,她的心也会难受。

这样的滋味很难形容,虐恋本身就是带刺的玫瑰,很美,但扎手。

石头没有挽留,在秀妍面前,多卑微的事情都做了,最后该给自己留些体面。

石头没有找下一个主,没有恋爱结婚,只是一个人过着。

他很多次梦到秀妍,梦到秀妍回来,带着戏谑和漫不经心,嘲讽他狼狈和卑贱的模样,然后招招手让他过去。他每次都会奔向她,然后醒来。

他偶尔也会更新动态,在梦醒以后。秀妍看过,有访客记录。他一直没有换房子,没有换工作,没有换手机号。秀妍都知道。

直到秀妍的朋友圈晒了婚纱照和结婚证,石头才如梦初醒。石头一行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还是没有发出去那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他开始想念梦境,因为那里,是他和秀妍的世界。

石头的手机响了,他看着号码归属地,心脏猛烈跳着。

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只一句,石头的眼眶已经泛红。

“石头,好久不见。”

石头睁开眼,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无声地说了句:

“主人,好久不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89

(7)
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下午10:40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47

推荐阅读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我离开了完美的叔叔

      离开F市的那天,下着小雪,路上行人匆匆,我拉着行李箱等滴滴。 这个陌生的城市,大概再也不会来了。我松了口气,甚至哼起了小调。 手机安安静静的,也只会安安静静的,我从没…

    2021年2月18日
  • 尊重?不止尊重

      还记得进圈时年纪不大,那时候很流行公Tiao,就是拉个群,在网上直播给很多人看。不是为了赚钱,就是同好互相学习,当然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为了出名。 我找了个所谓很有经验的…

    2022年1月8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遗憾湖与悔恨山

      国家线出来,安安松了一口气。 比起整个备考阶段压抑的气氛,接下来按部就班的准备复试要好受许多。 犹豫半天,安安隐身后点开悄悄关注里的唯一关注。 这是她在十个月里占比最…

    2022年3月12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