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与恋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求,就像太阳东升西落,没人能改变。”石头像个刚谈恋爱上头的少男,实际上他已经是圈里的老人了。

圈子里的虐通常是肉体上的,而他们之间的虐,更侧重内心。很多人以为确定关系是幸福的开始,然而在部分精神虐恋的世界里,两情相悦才是虐的开始。

秀妍总会布置一些任务来确立自己的上位者身份。石头很喜欢打游戏,她就禁止石头打游戏。石头的“手工活”也被禁止,除非秀妍允许。石头困得不行的时候,不许石头睡觉。石头被勾的欲罢不能时,她又若无其事的让石头陪她睡觉。

这些要求不一定很难,但会折磨的石头很难受。时间长了,石头总觉得自己的欲望像深渊,怎么都填不满。秀妍的乐趣似乎就在于剥夺,剥夺石头的一切,以此为乐。

石头看到秀妍动态更新里多了一段话:“我希望我是你无尽沙漠里唯一的绿洲,希望是你大片大片空白里唯一的彩色,希望是你在阴暗湿冷牢房里唯一的慰藉。尽管是我把你丢去了沙漠,是我擦去了你其他颜色,是我将你关进牢房。”

石头喜欢这段话,但是实践和幻想终究有距离,就像网上见到病娇都喊我可以,但是现实见了病娇都要掏手机找警察叔叔。

秀妍说后悔了随时可以走,石头没有走,他只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欲望,让秀妍失望。

秀妍还说了很多疯狂的话,让石头觉得恐惧,他知道秀妍会真的这样做。

石头问秀妍这是爱吗,因为爱所以要做这些会让石头觉得痛苦、自卑,并且永远无法挽回的事情。

秀妍反问石头认为圈子里的爱是什么。石头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秀妍,只要秀妍伸出手,他就会把牵引绳递过去。

石头浑身有些发抖,在精神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肉体已经预先知道了危险。

他以为这段感情会是他先坚持不下去,压抑自己真的太难了,没想到先缴械投降的是秀妍。

石头无数崩溃大哭的时刻,她都在默默看着。她喜欢看着她的宠物这样无助,只会四处找她,就像在找最后一根稻草。可她不是真的冷漠,在获得快乐的同时,看着本该在阳光下的石头,为自己卑微到谷底,她的心也会难受。

这样的滋味很难形容,虐恋本身就是带刺的玫瑰,很美,但扎手。

石头没有挽留,在秀妍面前,多卑微的事情都做了,最后该给自己留些体面。

石头没有找下一个主,没有恋爱结婚,只是一个人过着。

他很多次梦到秀妍,梦到秀妍回来,带着戏谑和漫不经心,嘲讽他狼狈和卑贱的模样,然后招招手让他过去。他每次都会奔向她,然后醒来。

他偶尔也会更新动态,在梦醒以后。秀妍看过,有访客记录。他一直没有换房子,没有换工作,没有换手机号。秀妍都知道。

直到秀妍的朋友圈晒了婚纱照和结婚证,石头才如梦初醒。石头一行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还是没有发出去那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他开始想念梦境,因为那里,是他和秀妍的世界。

石头的手机响了,他看着号码归属地,心脏猛烈跳着。

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只一句,石头的眼眶已经泛红。

“石头,好久不见。”

石头睁开眼,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无声地说了句:

“主人,好久不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89

(7)
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下午10:40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47

推荐阅读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咖啡店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不清不楚的暧昧

      妇女节我收到了一束花,来自我曾暧昧一时的搭子漠北。 不久前我们还言笑晏晏,如今好像一时间也无话可说了。 我好像没什么可伤心的,抱着花回到家,拍了几张照片,随手丢在角落…

    2024年3月9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他说喜欢

      二十三岁生日那天,我收到了一把琵琶。 是圈内一个叔叔送的,他私信我说,看我动态里那么喜欢琵琶,想送给我一把。 我见惯了画大饼的男人,链接发过去,他代付了。 而我们,在…

    2022年11月26日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