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与恋

虐与恋

 

石头有主了,是她主动私信找的石头,名叫秀妍。

“你懂不懂那种感觉,就是和她相识的那一刻,你的心就被她抓住了,你就意识到你根本不可能对眼前这个人说不,你没法拒绝她任何要求,就像太阳东升西落,没人能改变。”石头像个刚谈恋爱上头的少男,实际上他已经是圈里的老人了。

圈子里的虐通常是肉体上的,而他们之间的虐,更侧重内心。很多人以为确定关系是幸福的开始,然而在部分精神虐恋的世界里,两情相悦才是虐的开始。

秀妍总会布置一些任务来确立自己的上位者身份。石头很喜欢打游戏,她就禁止石头打游戏。石头的“手工活”也被禁止,除非秀妍允许。石头困得不行的时候,不许石头睡觉。石头被勾的欲罢不能时,她又若无其事的让石头陪她睡觉。

这些要求不一定很难,但会折磨的石头很难受。时间长了,石头总觉得自己的欲望像深渊,怎么都填不满。秀妍的乐趣似乎就在于剥夺,剥夺石头的一切,以此为乐。

石头看到秀妍动态更新里多了一段话:“我希望我是你无尽沙漠里唯一的绿洲,希望是你大片大片空白里唯一的彩色,希望是你在阴暗湿冷牢房里唯一的慰藉。尽管是我把你丢去了沙漠,是我擦去了你其他颜色,是我将你关进牢房。”

石头喜欢这段话,但是实践和幻想终究有距离,就像网上见到病娇都喊我可以,但是现实见了病娇都要掏手机找警察叔叔。

秀妍说后悔了随时可以走,石头没有走,他只是担心自己控制不住欲望,让秀妍失望。

秀妍还说了很多疯狂的话,让石头觉得恐惧,他知道秀妍会真的这样做。

石头问秀妍这是爱吗,因为爱所以要做这些会让石头觉得痛苦、自卑,并且永远无法挽回的事情。

秀妍反问石头认为圈子里的爱是什么。石头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没办法拒绝秀妍,只要秀妍伸出手,他就会把牵引绳递过去。

石头浑身有些发抖,在精神还没意识到的时候,肉体已经预先知道了危险。

他以为这段感情会是他先坚持不下去,压抑自己真的太难了,没想到先缴械投降的是秀妍。

石头无数崩溃大哭的时刻,她都在默默看着。她喜欢看着她的宠物这样无助,只会四处找她,就像在找最后一根稻草。可她不是真的冷漠,在获得快乐的同时,看着本该在阳光下的石头,为自己卑微到谷底,她的心也会难受。

这样的滋味很难形容,虐恋本身就是带刺的玫瑰,很美,但扎手。

石头没有挽留,在秀妍面前,多卑微的事情都做了,最后该给自己留些体面。

石头没有找下一个主,没有恋爱结婚,只是一个人过着。

他很多次梦到秀妍,梦到秀妍回来,带着戏谑和漫不经心,嘲讽他狼狈和卑贱的模样,然后招招手让他过去。他每次都会奔向她,然后醒来。

他偶尔也会更新动态,在梦醒以后。秀妍看过,有访客记录。他一直没有换房子,没有换工作,没有换手机号。秀妍都知道。

直到秀妍的朋友圈晒了婚纱照和结婚证,石头才如梦初醒。石头一行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还是没有发出去那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他开始想念梦境,因为那里,是他和秀妍的世界。

石头的手机响了,他看着号码归属地,心脏猛烈跳着。

他接起电话,电话那头是熟悉的声音,只一句,石头的眼眶已经泛红。

“石头,好久不见。”

石头睁开眼,盯着漆黑的天花板,无声地说了句:

“主人,好久不见。”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89

(6)
上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下午10:40
下一篇 2022年5月28日 下午10:47

推荐阅读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哥哥,SP是什么?

      《还珠格格》应该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每天放学后,家长小孩都守在电视机面前,随里面的角色一起嬉笑怒骂,磕一把瓜子,扇一把蒲扇,构成了童年温馨美好的回忆。 但是…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当我被家人发现时

      那天,是美好的圣诞节,一切祥和。 老妈外出买菜,我慵懒的趴在床上,拿起了我的小玩具,熟悉的嗡嗡声响起,悦耳又舒适。 没想到老妈去而复返,问我中午想吃些什么。 嗡嗡的声…

    2021年1月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