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赴约

头图.jpg

 

泛着露水的操场,太阳还没有露出晨辉。师生都安静的伫立在国旗下听校长演讲。

“高三的学生,将进入你们人生中最重要的半年了,高考在即,大家一定要铆足干劲……“

易寒无聊的揉着自己的衣角,这种鸡汤她已经听了千万遍。离高考越来越近,身边的人仿佛也都对她越来越包容,生怕影响到她的学业。连楼下卖夹馍的奶奶听到她要高考了都给她多塞一点土豆丝。

 

无人赴约

 

早操结束铃一响,易寒就奔回教室摸出书包里的手机发消息。“我刚刚下早操。”对面的ID叫“往事随风”,带有中年人特有的一种感觉。易寒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反正和身边咋呼的小男孩不一样,可能是岁月带来的独特沉淀。

对面只简短的“嗯”了一下。老师走进教室,易寒赶紧把手机塞进书包掏出课本。

易寒喜欢这个魅力满满的中年男人,对方却好像对青涩的她不怎么感兴趣。他多奴,在圈子里混的如鱼得水,在社交软件上和各种各样的女孩互动,看起来都很“会玩”的样子。易寒每天睡前的事情就是视奸他的账号主页,把他发的和奴的甜蜜日常反反复复的看。她苦恼的在草稿本上画着圈圈,“如果他愿意和我在一起的话,让我去做那些事情我也愿意的吧。”易寒想到自己脱掉校服带上项圈的样子,低下头将发红的脸埋在臂弯里。

 

image.png

 

这种感觉日益发酵,易寒从一开始只是喜欢这个男人,到后来羡慕他的奴,直至衍变成了嫉妒,每次视奸都让她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是他对易寒一直不温不热,易寒急了,终于有天鼓足勇气表了白“我去找你好不好?”年轻的女孩妄想用自己身体做吸引对方的筹码。

男人语气中难得透露出温柔“你很喜欢我吗?”

易寒打“是”的时候甚至没忍住跟着点了点头。

“那这样好不好,等你高考完那一天,我来找你,就在你们学校门口。等你最后一场考完出来。”

 

image.png

 

易寒满脑子只觉得他好温柔,她捧着手机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温暖。她父亲早逝,妈妈忙于工作整天为娘俩的生活费奔波,很少有人给她这么温柔的关怀。

“但是在你考完试之前都不许再找我,我们删掉联系方式,不要影响你学习,你可以把你的日常发在你的动态,我会每天来看你的。”

易寒答应了,这是他们之间一场浪漫的约定。

每一个面对高考的考生压力都很大,堆积如山的试卷压的他们喘不过气来。但是他们都起早贪黑的拼搏着。十年苦读为此一战。

易寒迷茫无力的时候,就发一条动态倾诉一下。易寒有进步的时候也会去发动态,她路上遇见了一只可爱的猫咪也会发,她看见一个好笑的笑话也会去发。她告诉自己他一定在看着她,像微弱的星光在暗夜里给她闪烁的力量。

 

image.png

 

日子过的很快,易寒本来成绩一般,但是经过半年的努力,竟然成了班级的黑马。从考场出来,大家都如释重负,学生们奔向考场外等候的家长和老师。人群熙熙攘攘,每人都有归处,家长们热切的询问着自家孩子的状况。

易寒有点紧张的站在校门口的石榴树下,她也在等着来见她的人。

六月的太阳很毒辣,人群逐渐散去。

易寒已经数遍了每个枝桠上有几朵红艳艳的石榴花。

不知过了多久,暮色渐渐爬上来,遥远的天边镶嵌着几颗闪烁的星。

 

无人赴约

 

易寒蹲着的腿已经麻的走不动路,她搜寻着他的艾迪,已经搜索不到,关注列表里也没了他的踪影。

她终究还是独自回家去了,生机勃勃的的夏日万物葱茏,没人会注意到一个小女孩那场无人赴约的等待。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39

(4)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8:16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8:21

推荐阅读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我的一个知秋朋友

      她一把拿走我的手机,飞快的在屏幕上敲了一串字然后把手机丢回给我。“姐教你,以后遇见这种人就像我这么怼。”我瞄了眼对话框,刚还在给我发不雅照片的男人已经开始破口大骂。面…

    2020年4月28日 字母圈故事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虐恋者”自述:我差点被招嫖组织拿捏了

      虽然大多数人都怀念或向往青春期那种懵懂、纯真的恋爱,但我们不得不承认,人类的情感总是复杂和多样性的,世界上也存在着各种关于爱与性的隐秘的角落。我们作为一档反映年轻人情…

    2021年11月30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哥哥,SP是什么?

      《还珠格格》应该是很多80后90后的童年记忆。每天放学后,家长小孩都守在电视机面前,随里面的角色一起嬉笑怒骂,磕一把瓜子,扇一把蒲扇,构成了童年温馨美好的回忆。 但是…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