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欢

新欢

 

十五个小时,一千四百公里,我到了这座群山环绕的城市。

这还是我第一次经历生离死别,没人有心思告诉我该做什么,我只是懵懂的跪在最后,望着黑白的遗照,听到妈妈撕心裂肺的哭喊。千里奔丧,大悲。

他在手机那端安慰着,我们都没有心思聊太多。他妈离婚了,他在继父那里的钱很可能打了水漂。

和他认识是在圈内的聚会上。我有些社恐,安静的坐在一旁,他不知怎的注意到我,递给我一只耳机线,我接了过来,里面放着小众歌曲,他眯起眼睛冲我笑了笑。

他问我为什么会来这里,我答想忘记一个人。我没有掩盖自己的本意,或者说,懒得用心再编什么。走出一段失败感情,最快的方法是找个新欢。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了解,玩着那些小游戏。他是A城人,来这里临时出差,赶上聚会,认识我倒是不虚此行。我接上话题,我姥姥家也在A城,有时寒暑假会去呆个把月,倒是有缘。

平日里宫斗剧看多了,总觉得每句话都是讯号。他想传达的信息是,他离我这里很远,在一起以后见面很不方便。我回馈的信息是,我在那边有亲戚,未来去那里发展也未尝不可。

他明显懂得了我的暗示,顺理成章加了联系方式,成了意料之中的一对。

同行的姐妹打趣我,早在聚会上就看出我俩都有心思,各种祝福长久的消息发来,可我并没有多快乐,因为我不喜欢他。

失恋就像心里缺了一块,空落落,冷风一直灌进来。这个时候随便填补些什么都好,最起码不会太冷。

直到他把自己的伤口暴露在我面前,他讲他的家事,讲他的不幸。

圣母心真的很奇怪,它会让你无法拒绝那些可怜人发出的祈求,尤其是那种表面风光,背地艰辛的人。你会不自觉生出一种使命感,你要守护他,要别人都羡慕他被爱,替上帝给他糖果,治愈他曾经受过的伤,你要拯救他。

我心里的冰层化开,化成了一池春水。他问我会不会笑他,我说每个男人长大之前,都曾是个小孩,我不会抛弃他,不管发生什么。

他年纪比我小,中专毕业就不读了,跟着他的继父工作。后来他继父花了蛮多钱给他找了个普高,把他弄进去,让他重新读高中参加高考。我已经决定了和他在一起,自然要等。

他跟我道歉,说自己没有钱,因为马上就要去读书了,没办法工作。我不在意这些,反倒时常给他点外卖发红包,我说长大了要好好对我这个老阿姨。

他读书的日子里,我没有和谁暧昧。无论是对门男孩的暗示还是网上圈里人的直白,我都表明已经有了男朋友。

我一直以为我们的感情虽然算不上两情相悦,却也是日久生情。直到我因为亲人去世,来到A城,在快手刷到可能认识的人里,有他的id。

我打开他主页,最新的一条是八个小时前,他对我说晚安以后。视频里截图是他前女友给他最后的消息,什么几年青春都给了他,祝他平安,不祝他幸福。他的配文是,如果深爱都是不联系。

他是个老实木讷的性子,笨嘴拙舌,我从来没想过他会有什么事瞒着我。可我看着熟悉的名字,相同的头像,我觉得很荒诞。

我截屏发给他,我们在一起不是一天两天了,他还日日念着前任的好。他说对不起。

我们刚在一起时,我告诉过他,很多人对我说过对不起,我不想再听这三个字,我想听别人对得起我。

我们分的很潦草,我没有心思再去纠结,我得照顾身边的亲人。生离死别面前,失恋显得那么不痛不痒。

我从不相信玄学,可如果不是碰巧刷到他的快手,我可能会一直被他那副好好先生的样子蒙在鼓里。大概冥冥之中,都各有意。

我不怪他,毕竟,我们从一开始,是一类人。

婚姻是鸡毛蒜皮,是柴米油盐。你以为的新欢,或许也只是把你当做新欢。如果一定找个人一起面对现实,还是找那个初见就红脸的人吧。起码你们之间,不会有其他人的影子。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559

(0)
上一篇 2022年9月24日 下午9:40
下一篇 2022年10月8日 下午10:59

推荐阅读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你有圈内“优先择偶权”吗?

      那天朋友“来碗牛肉面”问我,为什么他就找不到个m呢。他说奶茶也抽了,万圣节也发糖了,怎么就没有一个女孩子跟他呢。 我挠了挠头,想了半天,说,这玩意没法教。 同样是玩圈…

    2020年12月6日
  • 对不起,我只是太爱你

      我的床头柜里放了十七份悔过书,全部都来自于同一个男人——我的S。 是不是很奇怪,一个S会给自己的M写悔过书,当我第一次收到的时候,我也很震惊。起因是他在那次游戏过程中…

    2023年7月30日
  • 女绿的世界(上)

      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的世界黑漆漆的一团,没有任何色彩。 我往前走,发现前路是悬崖峭壁。 我抬头,发现我的头顶悬着一把剑。 我跌落深渊,从梦中惊醒,整个房间只有我自己。…

    2023年12月9日
  • 他患病后,我断了联系

      “真喜欢你,以后我可以嫁给你吗?” “傻丫头,你还小呢。” 那是一个夏日的午后,小小的苹果四电量耗尽,我干脆跑到楼下给他打公用电话。那时正值二八,所有的心思都明目张胆…

    2023年5月20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当我开始试着分析S(一)

      那是个古板的S。 这是我在平台看到他的第一印象。 评论区不少人在夸赞他的用心,我点开那篇长文,粗略扫去,不过是一些陈腔滥调,毫无新意。 这也是自然,技术流S,自然不会…

    2023年4月15日
  •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

    2020年9月22日
  • Girls help girls

      收到某平台的一篇推送,如果是从前我是看都不会看的,可那篇推文的标题吸引了我——《主人,我纹了你的名字~》 我好奇点开看,不出所料是一篇小甜文,讲自己被如何如何救赎。下…

    2023年3月25日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
  • 天黑请闭眼(中)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珊珊是我最爱的女孩。 和她初识是在学校附近的书店,那是一个不讲理的家长吧,自己买错了教辅资料,一个劲的指…

    2022年4月2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