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骗局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多不好的事情,他就像我的光。

“我总是力所能及实现她的那些心愿,想给她的生活一点甜头和惊喜。”

他说我是他的小公主,永远不用长大,他圣诞节来找我,给我带了礼物。

“后来,她有男朋友了,我只能在身后默默看着。每次吵架以后,她都来找我,我真的心疼。”

他说是从澳门专门带回来的口红。可是网上都是小金管,我根本找不到小黑管的版本。我查了生产日期,是很早以前的口红了。这或许是他送给别人被退回的……我不该怀疑他,我们在一起就是因为信任。

“那晚我没有忍住,在精疲力尽之后,她像猫一样躺在我怀里时,我说我真的很喜欢她,如果有机会,可不可以成为她的男朋友。”

他好像有梦魇,一直睡不好,攥着我的手,在梦里叫着他给我取的名字。我爬起身,悄悄看着他模糊的轮廓,心里像是打翻了的蜜罐。不同于白天那个强势独裁的暴君,夜晚的他有些脆弱,像个需要人保护的小男孩。

“她答应我了,我真的幸福。我知道她会担心,担心我的喜欢只是因为肉体。也许是我表现出来的比较冷淡,其实我不擅长说什么话,我只是一直都在。”

后来他夺走了我的很多第一次。第一次Kiss,第一次和异性一起同睡,第一次实践,第一次这样信任一个人。有人说实践和想象是有区别的,可实践的那些疼痛都如想象一般成为催化剂,这是我的第一个男人。

“她的朋友用她的手机和我联系,说她出车祸了,很严重,急需一笔钱。”

我们本来约好元旦一起过,一起迎接新的一年。可是他突然高烧进了医院,他说这些天一直在赶工作,想早点见我,我一阵心疼,又觉得感动。

“我好像疯了,听到电话里虚弱的声音,慌忙转过去三万。她不会骗我,其实之前给她花的转账的钱加起来也有几万块钱了。圈子的基础就是信任,我怎么可以这样怀疑她?”

没过多久,他说查出肺炎,没办法来找我,再然后肺炎检查发现肺部有血块,需要做手术。我记得清楚,那天是一月七号,从来不懂酒的我,买了瓶江小白,特别难喝。

“她没有再回我消息,我每天留言问候,她的朋友回复我还没有醒来。我想起之前那些尴尬的聊天记录,不再留言,让她恢复些以后再联系我。”

他说要术后恢复,不能玩手机。我每天把他的消息置顶,希望能看到那个红点。终于有一天他陪我聊了一小会,让我安心。我以为他的恢复会越来越好,可是他又杳无音讯。每天晚上想起他的时候,我总在以泪洗面。

“她的朋友说,她没有醒过来。她……”

他的手机被他的侄子拿了,他的侄子告诉我那天和我聊天以后病情恶化,护士本来不让他玩手机,他执意要和我说一会话。现在他在icu,我让他的侄子转告,我会一直等他。

“她真的离开了吗?这些天我一直恍惚,我总觉得她还在,我翻着过去的那些聊天记录,我觉得这种事件概率太小了,可是她的账号真的再也没有任何活跃。”

大年三十了,他还在icu躺着,我的新年过的一点也不快乐。他的侄子说他查出脑瘤,我真的没法接受。这么荒唐的事情可能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吗?可是,让我承认这个男人在骗我吗?我两个都无法接受,我用美工刀一次次伤害自己,总在夜半时分醒来,突然流泪。

“其实我的职业可以查到一个人到底有没有死,我曾经给她订过机票,她的信息我都知道,但是我不相信她在骗我。”

我把他拉黑了,那些甜言蜜语还存在收藏夹。我想起了很多,想起他让我用我的信息开房间,只用我的手机付款点外卖再转账给我钱。他不让我看他的手机,我抢着要看,看到一个女孩在三天前问能不能不要冷暴力她了,他慌乱的删除了那个女孩。

“我还是查了,真好笑。当我的电话打过去的时候,她接了,是她的声音,她问我有什么事吗。我问她为什么,她挂了我的电话。她不是已经死了吗?”

这个圈子真小,我的小号被他的小号钓到,他说着熟悉的甜言蜜语,当他发照片的那一刻,我的心里好像有什么东西碎裂。我问他之前有过几个M,他说两个,一个结婚,一个出国留学。我叫出他的名字,我说好玩吗,他问我是谁,原来骗的人已经多的记不过来。

很多年前看那些网恋说自己得了癌症要死了,我笑得直不起腰,觉得这种骗局都有人信。直到我被骗,我才明白,那些被骗的人觉得一点都不好笑,到底是接受爱的人真的死了,还是接受这场感情是场骗局。

你以为你的骗术多高明,是因为曾经的我爱你,所以心甘情愿被你骗。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482

(1)
上一篇 2022年4月30日 下午10:51
下一篇 2022年5月14日 下午10:40

推荐阅读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我为什么做一个S

        每次和同好交流,总是有人问我,你为什么成为了S, 每次我都回答,因为喜欢征服, 但我很清楚,我骗了所有人,包括自己,其实我的属性是SWITCH, 小于这…

    2020年4月23日
  • “为我献出一切的男人”

      从前旅行,只需要一张身份证,一张银行卡,一个背包。现在的旅行,需要核酸证明,需要三码通行,甚至需要十四天隔离。 尽管这样,我还是定了去拉萨的机票。 这场旅行其实早有谋…

    2021年11月7日
  • 彪子

      彪子和我是在陪玩平台认识的。 他通过个人主页主动私信我,说话的方式像极了圈里人。我有些惊慌,因为这个号平时也需要进行直播,还有很多熟人朋友。 可当我询问的时候,他表现…

    2022年4月17日
  • 关于实践这件事

      每个萌新在接触这个圈子并且有一定了解后都会对实践这件事充满期待和幻想,我也不例外。 我看了很多电影和小说,我看了很多人分享的经历。我还问了那些圈里待了十几年的老妖怪,…

    2020年12月21日
  •   “她比我更会当狗吗?” “不……她是个很可爱的女孩,不是狗。” 她打来电话的时候,我们正在床上翻云覆雨。 他想去接电话,我抓住他的手:“最后一次了,我不想被别人打扰。…

    2022年10月15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
  • 我的姑娘在江里

      这座城市下雪了。 我开着车在路上,半天才发现飘在车窗的雪花。 我想起见到笑笑也是大雪天,她穿着汉服,披着红斗篷,手里抱着一捧火红的腊梅,就这样走到我面前,笑着问我:“…

    2021年4月26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有一种刺猬不该碰

      芽儿是在大二的时候碰到了她的主人G,那是个三十岁事业有成的单身男人,经验丰富的圈里老人。 而平平无奇的芽儿吸引他的地方,是因为芽儿患有边缘性人格障碍(一种人际关系、自…

    2020年10月19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