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头图.jpg

 

它就好似一个忽近忽远的风筝,用线飘摇的系在我心弦。

在我看起来还应该很天真烂漫的年纪,我就已经察觉到了它的存在。但我却从来掌握不好它的方向。

我至今不知道是因为我过于特殊而导致它到来的太早,还是其实大部分女孩子都和我一样。可以感受到它的存在,但是她们努力避忌。所以谁也不知道这种东西是什么时候开始在她们身体里发芽,仿佛她们为人妻的那一夜才猛然觉醒。

 

它是我的欲望。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我爱我的欲望,造物主将它赐予给我,为我带来快乐。但是我也痛恨过它,人世间不能容忍它,恨不得将我生吞活剥。

 

以前我的学校是寄宿制学校,在熄灯后的深夜,自慰已经是我的习惯性行为。它的线总在深夜收紧,让我心弦紧绷夜不能寐。但我从未想到有一日,我的床帘会被猛然拉开。

赤身裸体的我猝不及防的被暴露了出来,发亮的手电筒光打在我身上让我无所遁形。我还没来得及反应,却先传来一声刺耳的尖叫。

我只能蜷缩成一团来尽可能的遮盖一下自己,被冒犯的是我,却仿佛我做错了什么事一样。我的同学,和我同龄的女生,她惊恐的望着我,好像在看一个怪物。我好像是吓到了她。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在无聊的中学里面,任何流言蜚语都会传播的异常迅速。大家都被书本压昏了头脑,乏味的生活太需要一些东西来解解闷。第二天开始,整个宿舍乃至全班的同学,都对我报以异样的眼神。他们指指点点、窃窃私语。撞见了我的目光就会迅速的闭上嘴巴,然后转头耳语着什么,既而迸发出轰然的唏嘘声。

 

没有人再愿意和我玩,以前的朋友装作不认识我,小孩子的恶意来的直白而猛烈。但是我感激她们,比起加入施暴者的队伍,冷眼旁观已经是莫大的恩赐。

 

我的妈妈被叫来学校,我的个人物品被挨个翻了一遍,我的手机也被收走检查。我隐藏的东西被赤裸裸的公之于众。

我就这样变成了一个异类,我真的以为自己犯罪了,十恶不赦、不可饶恕。年幼的我为此感到惭愧和悔恨。我为我与众不同的身体而羞耻,我为我生而带来的欲望而抱歉。

 

又是被推来搡去的痛楚,最恶毒的话语在我耳边炸开。我是被千夫所指的荡妇,而她们是最纯洁的少女,连碰我一下都被引以为羞耻。她们狠狠的用言语惩戒我,仿佛在替上帝行使至高的权力。夜里我满头大汗的惊醒,多年过去这依旧是我忘不掉的梦魇。

 

当一场自慰被公之于众

 

那时的我多么痛恨这根系在我身体里的线啊,我想要把它斩断,让那个名为欲望的风筝彻底高飞不见。在每个被那根线拉紧而辗转反侧的深夜,我希望自己的生殖器可以消失不见。

 

在我长大后的日子里,我一直在不断治疗自己。年幼的阴影让我抗拒性爱,直至发现了我真正的兴趣爱好,我才能开始再次获得高潮。在SM里,我才终于和自己达成和解。

 

现在我还恨她们吗?

还恨。

伤害发生在自己身上别人永远无法感同身受。

但是我再也不恨自己了,我想向那时十几岁的自己道歉。如果可以正视自己的话,就不会被伤害的那么猛烈了吧。

很抱歉,没有能够坚强一点保护好你。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27

(15)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8:00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8:16

推荐阅读

  • 她选择倒计时退圈

      茶餐厅包间外,人来来去去。 茶餐厅包间内,一笑捧着书慢慢品读,脚下男人舔舐的动作并不熟练,但胜在足够用心努力。 窗外风吹过,一笑低头问男人:“上次以后,我们多久没见过…

    2022年3月5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女绿的世界(上)

      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的世界黑漆漆的一团,没有任何色彩。 我往前走,发现前路是悬崖峭壁。 我抬头,发现我的头顶悬着一把剑。 我跌落深渊,从梦中惊醒,整个房间只有我自己。…

    2023年12月9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把钱借给S,却被分手

      刚认识他的时候,他还是个创业逐渐步入稳定期的小老板,扎个小辫子,一身运动装,小叔叔的形象,拉着我在热闹的夜市穿梭,给我买酸酸甜甜的糖葫芦。 可我最喜欢的,还是关上门后…

    2021年10月1日
  • 爱是勇敢者的游戏(中)

      好像是从那天起,我们开始冷战,也可能只是我的错觉,他说事情太多处理不完,于是二十四小时睡在办公室。忘了说,为了方便见面,他把创业地点定在了我这座城市。 我没有去慰问,…

    2023年9月23日
  • 为什么M越来越冷淡?

      “有时候我看不懂,圈里和你相似经历的女孩很多,她们大多沉迷于某些可以逃避现实的乐趣中,可我好像还没有发现你对什么东西上瘾,无论是圈子还是生活,仿佛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你在…

    2023年2月11日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缺爱

      她是个精神失常的疯子,会在某个突然的时间点,打来几十个电话。 我当然不会接,她只是我备用机里的一条鱼,是我无聊闲暇时的乐子。 我看着她像个小丑,在所有社交平台公开和我…

    2022年7月30日
  • 恋爱脑自救手册(下)

        可能世俗定义里,女性总是感性的、总是柔弱的。 连带着灌输的观念都不同,一个女性一定要被爱的,而一个男人一定要事业有成。 于是我们这些原生家庭不幸的女孩,…

    2024年2月1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