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头图.jpg

 

 

“绵绵,我跟我家S奔现了,感觉不是很好”

“他也不会用绳子,就用透明胶带,不是静电胶带那种,扯下来的时候很疼很疼”

“别的啥也不干,就拿一根挺粗的假J捅我,捅了一会就上来强暴我”

“我好疼,差点没晕过去,今天去医院检查了,有点轻微撕裂……” 

根据有关统计显示,84.6%的男性把AV当成是自己性启蒙的教育片,在BDSM圈中,这个比例只会更高,有太多人看了一部《五十度灰》就觉得自己是个霸道总裁大S了,阅片10部就自称是经验主,这部分人虽说不至于发生性犯罪危害社会,但流入圈中,对于女性造成的伤害却非常严重。

有很多男S在使用社交软件同陌生女孩打招呼时,就会以侮辱性的话语作为开场,尤其是当看到女孩的昵称中带有“m”或者动态发过略有暴露的照片,这种话语就变得更加肆无忌惮。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这种现象已然成为了所有社交软件和社区女生流失的首要原因,当然在我这里是严格禁止此类行为的。简单思考一下,就能明白其实这些人就是深深活在了AV给他们构建的臆想世界中无法自拔。

他们觉得所有的女孩都是为男人所用的器具,没有情感,不该有主观思想,只需掏出自己的某件器官,就会有无数女人争相前来膜拜臣服,宛如古代的皇帝,别说后宫,就是全天下的女人都悉数揽进,仔细想想是不是可笑至极。

这种心态慢慢往下发展,又形成了一种“唯性主义”的理念,颇为神奇。

image.png

 

众所周知,日本AV的主旋律是“性”,不管是哪种情节的故事,还是哪种风格的影片,甚至是女权类型,最终都逃不掉“性”的环节,男人本就是下本身动物,看多了,自然就有了“唯性主义”的思维。

这跟YP者又有所区分,YP者是纯奔着“性”的目的而去,而他们却披着BDSM的外衣,以达成“性”的最终结果。在本文开头的案例中,女孩的S,就是其中之一,没有任何技巧可言,也不懂得游戏的真谛,不顾女生感受,模仿着AV中的方式来发泄兽欲,殊不知女优还会让工作人员涂上一层润滑液,可怜的女孩却造成了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打击。

 

被日本AV毒害的男S们

 

其实也怪国内互联网环境的问题,在整体社会“谈性色变”的大前提下,不管是健康知识的普及,还是色情暴力的宣扬,统统先一竿子打死,所以AV成了广大男性获取相关信息的唯一途径,在这条路上确实任重而道远,绵绵深知责任重大,也不仅仅是为了女生的安危,更是为了男生的身心健康着想。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02

(5)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7:26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7:41

推荐阅读

  • 天黑请闭眼(上)

      本文内容纯属虚构,如有与现实人物、地点及事件之雷同,实乃巧合 其实我一直有个秘密。 我喜欢的人,是妹妹。 高考结束后,我逃离了母亲,离开寒冷的北方,来到四季如春的江南…

    2022年3月26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温柔

      不理智的时候,我也想过恨你,也想过报复你。可到最后一刻,我还是选择了沉默。 和他分开的第七十三天,我胖了二十斤。 总是听说分开了会变瘦会食欲不振,可一向不爱吃甜食的我…

    2022年1月1日
  • 神秘朋友

      朋友说野炊二不跳票就送我豪华版,然后野炊二跳票了。 朋友是在圈内平台认识的,神神叨叨,总说一些我听不懂的话。 还记得高中的时候读过一本书——《天才在左,疯子在右》,里…

    2022年4月23日
  • 圈子里的爱情

      找了个时间,面基了认识很久的圈里人瑞瑞。 瑞瑞是一个,很漂亮很完美的女孩。她真的很温柔,很包容,知性又大方,几乎当时圈子里所有的人都愿意和她交好。当时我还是个小透明,…

    2020年12月27日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