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时每单都和我五五分成。他赚多少,我就赚多少,他说想和我长期合作。

我只干了一天就退出了。

后来他做了很多网上的生意,大多都在打着擦边球。从群到网站,甚至还准备做个App。

去年疫情的时候,他突然找上我,说他想做虚拟恋人这个行业。他给了我一份表格,里面有几千个联系方式,他说那些都是他的老客户。还有一个名单,那些是曾经有意向当陪玩的人。

幺幺忘了,那些“老客户”,怎么会吃虚拟恋人这一套幌子。

小程序和公众号的失败无可避免,幺幺花了几万块的心血又付诸东流。后来他告诉我那几万块钱是别人投资的,他一分钱没亏,也没赔钱。

我劝他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如果哪天真的想创业,我肯定全力支持,只要不再是这类擦边的行业。

其实幺幺是个很聪明的人。

但我忘了,挣快钱的人是很难再回到月薪四五千的生活重新开始。无论对男人女人,这句话都适用。

幺幺开始用女号谋利。

他说奋斗了那么久,才发现这个圈子的钱才是最好赚的。每天混很多杯奶茶,还有请吃饭的转账,有小裙子和礼物。

他劝我,为什么不抓住自身的优势,也不需要付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需要……

当我问他那些男的提出过分的要求怎么办时,他说三套图就足以应付大部分男人,视频他可以找人拍,语音就更简单了。

他说男人最懂男人。

我不信,我要了他的三套图,在平台注册账号,甚至开了会员。我花了一下午的功夫,也没有要到一杯奶茶。

果然男人最懂男人。

我问这是骗人吧。他说那些男的都是自愿给的,完全没有强迫。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得到了他想得的,各取所需。他给我截图刚刚到手的十杯奶茶,就只是加了个微信。

我上软件看到他的账号,每发一条动态,下面都有很多人评论点赞。他说那只是他的小号之一,他还有专门的大号。

好笑的是,在他发给我的奶茶里,我看到了一直和我聊天的男人。他每天都发早安,不管我回不回,连发几天,然后发一句“ 你已经好几天不理我了”。之前我也怀疑他是海王,问他是不是群发,他矢口否认。

原来舔狗和海王的区别就是,舔狗每天给一个人发早安,海王每天直接群发早安,在回复里随机抽取幸运儿聊天。

那些男的真的看不出幺幺背后的玄机吗?我看未必。

他们花几十几百 ,就像钓鱼的人甩下鱼钩。有些聪明的鱼把饵料吃完溜走,有些懵懂的鱼咬着钩子不松口。当然也有呆呆的渔夫一次又一次的下钩,到最后看着空空的鱼钩发呆。

到底谁才是猎手,谁才是猎物?

嘘 ,先别说话,鱼上钩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45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8日 下午10:46
下一篇 2021年10月1日 下午10:12

推荐阅读

  • 彩虹

      希望你永远有爱的勇气,无论你期待的那份爱有多压抑绝望,未来会选择放弃还是一意孤行,希望你永远拥有爱的勇气。 One 他问我为什么从来不向他透露任何现实信息,我不知道怎…

    2022年6月11日
  • 请你保护好自己

      我一直是个breast很大的女孩,从发育期开始。 可是因为胖,又因为家长没有及时关注到变化,没有及时穿上合适的bra,导致它有些轻微下垂。 这是难以启齿的,那正是女孩…

    2021年3月8日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孤独星球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意识到孤独的呢? 我是在五年前夏夜的星空下,偷偷坐在房顶抽着烟,突然感到了一股心底里爆发出来的空虚感。我用手去抓着烟雾,总是抓不住。 就好像是孤独星…

    2021年2月8日
  • 躺列式交友

      “躺列式”社交,你注定是个当备胎的料     扩列,网络流行词,是00后的黑话,即请求扩充好友列表,等同于交新朋友的意思。 —-百度百…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一个女NTR的自述

      二零二一年,四月九日,星期五,凌晨二点二十分。 我在镜子前一遍一遍的描眉、涂着口红。我看到他和那个女孩子在一起,手挽着手,在一起逛遍这个城市的每个角落。 今天好像每个…

    2021年4月19日
  • 玩物

      我没有见过她萌新的样子,我怀着私心不想看到这出剧的落幕,可我知道,总有一天会落幕。 好像是在深夜一次找片片的时候看到了她,一个肆意释放欲望的女孩。尽管所有人都说她是d…

    2022年2月26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她问我要红包,我该不该给

      我最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红包在我们圈子的初始社交关系中,到底起到一个什么样的作用,思考来思考去,总算有了一些结论,因此我给红包起了个比较直观的名字:   …

    2020年4月28日 说说字母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