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时每单都和我五五分成。他赚多少,我就赚多少,他说想和我长期合作。

我只干了一天就退出了。

后来他做了很多网上的生意,大多都在打着擦边球。从群到网站,甚至还准备做个App。

去年疫情的时候,他突然找上我,说他想做虚拟恋人这个行业。他给了我一份表格,里面有几千个联系方式,他说那些都是他的老客户。还有一个名单,那些是曾经有意向当陪玩的人。

幺幺忘了,那些“老客户”,怎么会吃虚拟恋人这一套幌子。

小程序和公众号的失败无可避免,幺幺花了几万块的心血又付诸东流。后来他告诉我那几万块钱是别人投资的,他一分钱没亏,也没赔钱。

我劝他老老实实找个工作,如果哪天真的想创业,我肯定全力支持,只要不再是这类擦边的行业。

其实幺幺是个很聪明的人。

但我忘了,挣快钱的人是很难再回到月薪四五千的生活重新开始。无论对男人女人,这句话都适用。

幺幺开始用女号谋利。

他说奋斗了那么久,才发现这个圈子的钱才是最好赚的。每天混很多杯奶茶,还有请吃饭的转账,有小裙子和礼物。

他劝我,为什么不抓住自身的优势,也不需要付出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只需要……

当我问他那些男的提出过分的要求怎么办时,他说三套图就足以应付大部分男人,视频他可以找人拍,语音就更简单了。

他说男人最懂男人。

我不信,我要了他的三套图,在平台注册账号,甚至开了会员。我花了一下午的功夫,也没有要到一杯奶茶。

果然男人最懂男人。

我问这是骗人吧。他说那些男的都是自愿给的,完全没有强迫。他们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他得到了他想得的,各取所需。他给我截图刚刚到手的十杯奶茶,就只是加了个微信。

我上软件看到他的账号,每发一条动态,下面都有很多人评论点赞。他说那只是他的小号之一,他还有专门的大号。

好笑的是,在他发给我的奶茶里,我看到了一直和我聊天的男人。他每天都发早安,不管我回不回,连发几天,然后发一句“ 你已经好几天不理我了”。之前我也怀疑他是海王,问他是不是群发,他矢口否认。

原来舔狗和海王的区别就是,舔狗每天给一个人发早安,海王每天直接群发早安,在回复里随机抽取幸运儿聊天。

那些男的真的看不出幺幺背后的玄机吗?我看未必。

他们花几十几百 ,就像钓鱼的人甩下鱼钩。有些聪明的鱼把饵料吃完溜走,有些懵懂的鱼咬着钩子不松口。当然也有呆呆的渔夫一次又一次的下钩,到最后看着空空的鱼钩发呆。

到底谁才是猎手,谁才是猎物?

嘘 ,先别说话,鱼上钩了……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345

(0)
上一篇 2021年9月18日 下午10:46
下一篇 2021年10月1日 下午10:12

推荐阅读

  • 友情不止,恋人未满

    “阿莫,今天我表白了,也失恋了。” “阿莫,你说她是不是很讨厌我,外面下着那么大的暴雨,她却连我的伞都不愿意接。” “阿莫,我好怕她再也不见我。” 我曾经有两个很好的朋友。 栀子喜…

    2022年5月28日
  • 渣女是什么样的?

      女生谈论最多的话题,总是渣男,谁的男朋友又劈腿了,谁又只顾着打游戏不管我了,谁每天除了说“多喝水”就是“早点睡”了,但其实,渣女同样存在,几乎每一个纯情专一的男孩,都…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Q先生诊所 | 露出就是把人往外一扔吗?

    圈子内最具美感和传播性的摄影作品有2种,一种是绳艺,另一种就是露出,绳艺对于初入者来说似乎门槛过高,没有半年到一年的摸索,更重要的是没有一个固定玩伴练手的话,这事就变得很难。于是很…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为什么骗子这么多?

      经常关注咱们平台的朋友会发现,我们大概每周都会有骗子人渣曝光出来,有骗p的、骗钱的、骗感情的各式各样,为此我还特意建了个微博“字母妖妖灵”,专门用来曝光此类人们,以为…

    2020年4月27日 说说字母圈
  • 物质女孩阿戚

    我在圈中少有姐妹,阿戚算是一个。 和她相识在平台,多多少少看过她的故事,总觉得和我很像又不是我。后来经常聊天一起吐槽,关系越来越熟络。 于是在那天的雨夜,我坐在街边无处可去,凌晨一…

    2020年11月30日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快餐时代

      不知道有没有人和我一样经历过这种尴尬:你前几天聊过的男人几天后突然和别的女孩官宣,两个人秀得无比恩爱,你打开沉寂的对话框开始发懵。 六月一号还要送我AD钙奶,还问小朋…

    2021年6月14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
  • 窒息

      “他变了,从前他不会这样不耐烦的……”“我总想好好表现,可是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愈发冷漠……”“我也累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爸喜欢那个…

    2022年9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