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

头图.jpg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咖啡店的运营问题,我都应该给我的收银小姑娘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了。现在的小姑娘就是不靠谱,下一次我应当招聘一个憨厚的大妈,我暗自下了决心。然而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对面接二连三的呕吐声让我无暇再思考这种问题。

 

咖啡店

 

幸亏现在不是午饭时间。

她含糊的呓语着,我思考着这时候告诉她再不来上班我就要辞退她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我也是一个以仁慈与和善著称的老板。紧接着“哐当”一声,电话没有挂,她却没了声。

我循着她入职时填的“住址”一栏来到一个小区,还好这小姑娘实诚,连门牌号都填的清清楚楚。做个老板可真不容易,还要操心员工一人醉酒猝死家中。

在我摁了半天门铃考虑要不要替她报警时,门终于开了。“你……没什么事吧“,”哈,我没事老板。”她退后两步示意我进去。我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进了门。屋里乱七八糟的环境我早已不足为奇,现在哪个小姑娘屋里整齐才奇怪,她们年轻的肆意妄为彻彻底底的展现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再转个角的里屋瞬间打了我的脸,我吃惊的望着满屋的十八禁器具感叹自己还是世面见得太少。

 

咖啡店

 

她似乎还余醉未去,径自坐在了沙发上瘫倒着。见我打量着散落在屋子里琳琅满目的器具,调笑着开口“你想试试?”纵横人生三十多载,我也在某岛国电影里见过多次这些东西,那类电影都会被冠上“SM”的标题展示出来。此刻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氛围和环境,似乎让我和她脱去了老板和员工等社会关系,只是以男人和女人的身份对视着。

“我没有这种癖好。“

她用脚勾起地上的一捆绳子漫不经心的踢到一旁,”我刚跟我M分开,咖啡店我可能要辞职了。”“好吧,你突然消失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才来看看你。”

从她的屋子出来站在阳光下,我还感觉有些恍惚,仿佛刚刚不小心闯入了一个隐秘的异世界。

 

image.png

 

再次招聘的收银依然是个小姑娘,但是我也没有心情去顾忌她靠不靠谱,因为新的事情造成了我的困扰。总有一个男人一脸阴郁的坐在门口位置,我觉得我损失的大半顾客都是被他给吓走的。而且他只点最便宜的柠檬水,一坐就是一整天,盯着每一个来来往往的人。

为了我的小店,我决定和他聊聊。

他讲了个故事,和我的收银小姑娘相关,上一任那个。

不过是俗气的男欢女爱的故事,翻来覆去就是那样,但是总有无数人们为止痴狂。他只知道她在这里上班,于是抱着缥缈的希望,乞求上天能让他和他忠心追随的主人相逢。他细细讲述他们在一起的细节,那个小姑娘很重口,现在这男人已经身体某方面有了障碍,而且也付出了很多金钱。怪不得小姑娘看不上我收银这份工作了。

也许是男人之间惺惺相惜,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落泪,任谁也有些不忍。

 

咖啡店

 

我又找那个小姑娘聊了次天,她神采奕奕的来到了相约的饭馆。年轻人真是恢复的很快。无论是上次摔倒后的淤青还是喝醉后的颓废都荡然无存,她宛若新生的站在我面前。我提到了那个男人,她夹菜的手没有一丝停顿,“就玩腻了呗”。

我哑然,确实是一个无法反驳的借口。

“我都有新的M了,还有好多男人求着我收他们呢,只玩一个多没意思。”

我又想到男人孤孤单单守望的身影,S好像占尽了主导权,M只是任人挑选的玩具。

男人没怎么过来等了,新的收银小姑娘还挺靠谱。待在咖啡店,形形色色的顾客来了又走,听过几个故事,我无法参透他们的悲欢人生,我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70

(10)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9:16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10:15

推荐阅读

  • 衣服下的秘密

      认识MO是个我怎么也没想过的意外,我英语烂的要死,我以为他只是在中国找不到合适的床伴,他跟我聊天的第一句话就是问:YOU ARE S? 我一脸懵,这APP这么国际化吗…

    2020年6月2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爱唱非主流的斯(二)

      忘了伤害自己这件事是什么时候被他发现的。我只记得那天下了好大的雨,他把我带到了朋友的TJ室。 那是我们在一起以后,他第一次生那么大气,不管我怎么哭,都没有半点心软。 …

    2023年6月18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假如再和白月光恋爱

      还记得入圈时的白月光吗,如今他过的怎么样,还有联系吗? 如果再成为主奴,我想我还是挺没出息的,还是会沦陷。 他的样貌普通,学历也一般般,找了个月薪三四千的工作。 但他…

    6天前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他爱我,却不爱我

      结束一天工作,我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拧开门,本该漆黑一片的房间却突然亮起了灯。抬眼看去,玫瑰花瓣铺路,爱心气球做门,他站在尽头,周围都是熟识的圈内朋友。如果我猜的没…

    2022年8月27日
  • 画皮

      今年七夕,是原本打算去见池易父母的日子。 但那天我没有见到池易,他失踪了很久。 小路是圈外人,玩剧本杀认识的。池易消失后,是他陪着我熬了过来。他大概对我是有些暧昧的,…

    2022年8月6日
  • 讨好我,你快乐吗?

      “讨好我,会让你快乐吗?” 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问题,我哑然。这很容易回答,对sub而言。 “我不知道,抱歉。” 我选择结束这场对话。 我曾十分笃定我会以dom的快乐为快…

    2023年3月11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小男孩

      还记得我们认识那会,你刚上大学,我忽悠你办卡。你露出小虎牙嘿嘿笑,说办卡可以,能不能送个联系方式。 约饭,约电影,约散步。小男孩的心思并不难猜,拒绝次数多了,我干脆懒…

    2022年9月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