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

头图.jpg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咖啡店的运营问题,我都应该给我的收银小姑娘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了。现在的小姑娘就是不靠谱,下一次我应当招聘一个憨厚的大妈,我暗自下了决心。然而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对面接二连三的呕吐声让我无暇再思考这种问题。

 

咖啡店

 

幸亏现在不是午饭时间。

她含糊的呓语着,我思考着这时候告诉她再不来上班我就要辞退她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我也是一个以仁慈与和善著称的老板。紧接着“哐当”一声,电话没有挂,她却没了声。

我循着她入职时填的“住址”一栏来到一个小区,还好这小姑娘实诚,连门牌号都填的清清楚楚。做个老板可真不容易,还要操心员工一人醉酒猝死家中。

在我摁了半天门铃考虑要不要替她报警时,门终于开了。“你……没什么事吧“,”哈,我没事老板。”她退后两步示意我进去。我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进了门。屋里乱七八糟的环境我早已不足为奇,现在哪个小姑娘屋里整齐才奇怪,她们年轻的肆意妄为彻彻底底的展现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再转个角的里屋瞬间打了我的脸,我吃惊的望着满屋的十八禁器具感叹自己还是世面见得太少。

 

咖啡店

 

她似乎还余醉未去,径自坐在了沙发上瘫倒着。见我打量着散落在屋子里琳琅满目的器具,调笑着开口“你想试试?”纵横人生三十多载,我也在某岛国电影里见过多次这些东西,那类电影都会被冠上“SM”的标题展示出来。此刻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氛围和环境,似乎让我和她脱去了老板和员工等社会关系,只是以男人和女人的身份对视着。

“我没有这种癖好。“

她用脚勾起地上的一捆绳子漫不经心的踢到一旁,”我刚跟我M分开,咖啡店我可能要辞职了。”“好吧,你突然消失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才来看看你。”

从她的屋子出来站在阳光下,我还感觉有些恍惚,仿佛刚刚不小心闯入了一个隐秘的异世界。

 

image.png

 

再次招聘的收银依然是个小姑娘,但是我也没有心情去顾忌她靠不靠谱,因为新的事情造成了我的困扰。总有一个男人一脸阴郁的坐在门口位置,我觉得我损失的大半顾客都是被他给吓走的。而且他只点最便宜的柠檬水,一坐就是一整天,盯着每一个来来往往的人。

为了我的小店,我决定和他聊聊。

他讲了个故事,和我的收银小姑娘相关,上一任那个。

不过是俗气的男欢女爱的故事,翻来覆去就是那样,但是总有无数人们为止痴狂。他只知道她在这里上班,于是抱着缥缈的希望,乞求上天能让他和他忠心追随的主人相逢。他细细讲述他们在一起的细节,那个小姑娘很重口,现在这男人已经身体某方面有了障碍,而且也付出了很多金钱。怪不得小姑娘看不上我收银这份工作了。

也许是男人之间惺惺相惜,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落泪,任谁也有些不忍。

 

咖啡店

 

我又找那个小姑娘聊了次天,她神采奕奕的来到了相约的饭馆。年轻人真是恢复的很快。无论是上次摔倒后的淤青还是喝醉后的颓废都荡然无存,她宛若新生的站在我面前。我提到了那个男人,她夹菜的手没有一丝停顿,“就玩腻了呗”。

我哑然,确实是一个无法反驳的借口。

“我都有新的M了,还有好多男人求着我收他们呢,只玩一个多没意思。”

我又想到男人孤孤单单守望的身影,S好像占尽了主导权,M只是任人挑选的玩具。

男人没怎么过来等了,新的收银小姑娘还挺靠谱。待在咖啡店,形形色色的顾客来了又走,听过几个故事,我无法参透他们的悲欢人生,我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70

(10)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9:16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10:15

推荐阅读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
  • 镜花水月

      “哥哥在吗,要玩WT吗,哥哥?” 我点开性别筛选,给活跃的男用户一条条推送消息,内容基本都是复制粘贴。不出意外的话,会有很多回复。 “看妹妹主页了,妹妹真……” 依旧…

    2022年9月17日
  • 两只匹诺曹

      小时候家里人总说撒谎的孩子鼻子会变得很长很长。 我对着镜子,伸出手摸摸鼻尖,还好,没有变长。 我被自己的举动逗的笑了出来,怎么会有人真的相信这种事情。 其实一点也不好…

    2021年5月24日
  • 物质可以换真心吗

      在圈里经常碰到很多人被挂,比如只是动动嘴皮子的喜欢,只是油嘴滑舌却舍不得付出。 不知道是我运气好还是务实,和我在一起的男人都愿意付出一些小礼物来证明自己的真心,也有收…

    2022年1月23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来自2021年的回信

      2018年的小孩,你好。 因为近一年来工作繁忙,你写给2020年1月22号的信,直到2021年8月7号才到我手中。 看到你在信里,问了那么多问题,你一定很好奇未来是什…

    2021年8月7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当她40岁

      陆听南今年已经40岁了。 她刚刚经历了离婚、丢失工作、和父母反叛成仇。现在她的迷茫程度不会比一个刚毕业的无业大学生低。刚出社会的小孩用无知的目光打量着这个世界,而她,…

    2020年4月27日 字母圈故事
  • 同城“辣妹”

      她身材很好,从她挂在主页的照片来看,打着她的专属水印,应该不是网图。 我看了一眼属性,是个M,还和我是一个城市。 我主动发去私信,用一杯奶茶的价格要来了妹子的微信。我…

    6天前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我好像爱上一个骗子

      我是个sub/m,入圈三个月认识了主人,那三个月真是个不好的回忆,我受到无数骚扰,很多男人索要我的裸照,要跟我视频,说什么网调,并且在我拒绝后骂我是个装纯的婊子,我又…

    2020年4月2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