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

头图.jpg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咖啡店的运营问题,我都应该给我的收银小姑娘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了。现在的小姑娘就是不靠谱,下一次我应当招聘一个憨厚的大妈,我暗自下了决心。然而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对面接二连三的呕吐声让我无暇再思考这种问题。

 

咖啡店

 

幸亏现在不是午饭时间。

她含糊的呓语着,我思考着这时候告诉她再不来上班我就要辞退她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我也是一个以仁慈与和善著称的老板。紧接着“哐当”一声,电话没有挂,她却没了声。

我循着她入职时填的“住址”一栏来到一个小区,还好这小姑娘实诚,连门牌号都填的清清楚楚。做个老板可真不容易,还要操心员工一人醉酒猝死家中。

在我摁了半天门铃考虑要不要替她报警时,门终于开了。“你……没什么事吧“,”哈,我没事老板。”她退后两步示意我进去。我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进了门。屋里乱七八糟的环境我早已不足为奇,现在哪个小姑娘屋里整齐才奇怪,她们年轻的肆意妄为彻彻底底的展现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再转个角的里屋瞬间打了我的脸,我吃惊的望着满屋的十八禁器具感叹自己还是世面见得太少。

 

咖啡店

 

她似乎还余醉未去,径自坐在了沙发上瘫倒着。见我打量着散落在屋子里琳琅满目的器具,调笑着开口“你想试试?”纵横人生三十多载,我也在某岛国电影里见过多次这些东西,那类电影都会被冠上“SM”的标题展示出来。此刻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氛围和环境,似乎让我和她脱去了老板和员工等社会关系,只是以男人和女人的身份对视着。

“我没有这种癖好。“

她用脚勾起地上的一捆绳子漫不经心的踢到一旁,”我刚跟我M分开,咖啡店我可能要辞职了。”“好吧,你突然消失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才来看看你。”

从她的屋子出来站在阳光下,我还感觉有些恍惚,仿佛刚刚不小心闯入了一个隐秘的异世界。

 

image.png

 

再次招聘的收银依然是个小姑娘,但是我也没有心情去顾忌她靠不靠谱,因为新的事情造成了我的困扰。总有一个男人一脸阴郁的坐在门口位置,我觉得我损失的大半顾客都是被他给吓走的。而且他只点最便宜的柠檬水,一坐就是一整天,盯着每一个来来往往的人。

为了我的小店,我决定和他聊聊。

他讲了个故事,和我的收银小姑娘相关,上一任那个。

不过是俗气的男欢女爱的故事,翻来覆去就是那样,但是总有无数人们为止痴狂。他只知道她在这里上班,于是抱着缥缈的希望,乞求上天能让他和他忠心追随的主人相逢。他细细讲述他们在一起的细节,那个小姑娘很重口,现在这男人已经身体某方面有了障碍,而且也付出了很多金钱。怪不得小姑娘看不上我收银这份工作了。

也许是男人之间惺惺相惜,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落泪,任谁也有些不忍。

 

咖啡店

 

我又找那个小姑娘聊了次天,她神采奕奕的来到了相约的饭馆。年轻人真是恢复的很快。无论是上次摔倒后的淤青还是喝醉后的颓废都荡然无存,她宛若新生的站在我面前。我提到了那个男人,她夹菜的手没有一丝停顿,“就玩腻了呗”。

我哑然,确实是一个无法反驳的借口。

“我都有新的M了,还有好多男人求着我收他们呢,只玩一个多没意思。”

我又想到男人孤孤单单守望的身影,S好像占尽了主导权,M只是任人挑选的玩具。

男人没怎么过来等了,新的收银小姑娘还挺靠谱。待在咖啡店,形形色色的顾客来了又走,听过几个故事,我无法参透他们的悲欢人生,我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70

(10)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9:16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10:15

推荐阅读

  • 一个自卑的男斯

      我的爱是垃圾,是无人问津,是灯火阑珊下的过街老鼠,是冷笑话,是一场永远不会停的暴风雨。 男,三十岁,办公室的普通职工,月薪七千,单身,有一个m,可能也不能算做是我的m…

    2021年12月4日
  • 危险经历

      我怀疑他一直知道我是谁。 从一个平台到另一个平台,不同的马甲,不同的动态,都关注了我的账号。 是一个已婚的体制内大叔,三四十岁,混到了中层的位置,既不用像上层一样担心…

    2021年7月17日
  • 主人要结婚,新娘不是我

      猫耳从来没想过,狗血的剧情会在她身上发生,她更没想过,自己会和那些电视剧主角的反应一样,成为一个曾经疯狂吐槽的“傻白甜”。 “猫耳,我要结婚了。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

    2020年4月27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我和Master结婚了

      在见父母之前,他紧紧捏着我的手。 我安慰他不要紧张,他的手心还是一直冒汗。 我想过很多遍和我见家长的男人会是怎样,我想过很多次和我度过余生的人会是怎样。可实际上,真的…

    2021年8月14日
  • 牢笼

      我说离开的那天,他瞪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他把我按在墙上,我的头被撞的很痛,他像铁一样的拳头砸在我的身上。我听到他骂骂咧咧的问候我的家人,还有无限的贬低我。 我…

    2021年5月17日
  • 入圈七年,我选择恋爱

      知道圈子是很意外的事情。 那时我还刚刚情窦初开,喜欢上了那个总是在校门口欺负女孩子的小痞子。 所以虽然每天放学都会被他堵门口,扯辫子,我还是把他的名字写在了日记本。后…

    2021年7月31日
  • 死亡骗局

      【以下故事为圈内人真实经历】 “我被骗过。” 我被骗过。 “她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他是我在圈里最信任的人。 “她经历了很多不好的事情,我想保护她。” 我经历过很…

    2022年5月7日
  • 化蝶

      我见到她的那天,那座城市下了好大的暴雨。她像个戏精,也不躲雨,就站在雨里淋着,还一直哭哭啼啼。 她被骗是必然,连她自己都和我说过,知道自己会被骗,可她还是去找了那个低…

    2022年7月2日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绝对坦诚后,我们分了手

      那天前主出现在我的对话框,他发了一张邮票。 这不是手滑,在发邮票之前,软件还会二次确认是否要消耗一张邮票。 他没有编辑任何内容,他知道我明白他的意思。 我没有回复任何…

    2023年1月1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