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店

头图.jpg

 

那个收银的小姑娘两天没来上班了,我现在坐在收银台前对着结账的客人努力挤出一个笑容来掩盖我的愁眉苦脸。顾客就是上帝,我只是一个抱他们大腿的小老板。

不管是出于人道主义还是咖啡店的运营问题,我都应该给我的收银小姑娘打个电话询问一下情况了。现在的小姑娘就是不靠谱,下一次我应当招聘一个憨厚的大妈,我暗自下了决心。然而电话接通的那一刻对面接二连三的呕吐声让我无暇再思考这种问题。

 

咖啡店

 

幸亏现在不是午饭时间。

她含糊的呓语着,我思考着这时候告诉她再不来上班我就要辞退她是不是不太合适,毕竟我也是一个以仁慈与和善著称的老板。紧接着“哐当”一声,电话没有挂,她却没了声。

我循着她入职时填的“住址”一栏来到一个小区,还好这小姑娘实诚,连门牌号都填的清清楚楚。做个老板可真不容易,还要操心员工一人醉酒猝死家中。

在我摁了半天门铃考虑要不要替她报警时,门终于开了。“你……没什么事吧“,”哈,我没事老板。”她退后两步示意我进去。我有点不自在,但还是进了门。屋里乱七八糟的环境我早已不足为奇,现在哪个小姑娘屋里整齐才奇怪,她们年轻的肆意妄为彻彻底底的展现在生活的每一个细节。但是再转个角的里屋瞬间打了我的脸,我吃惊的望着满屋的十八禁器具感叹自己还是世面见得太少。

 

咖啡店

 

她似乎还余醉未去,径自坐在了沙发上瘫倒着。见我打量着散落在屋子里琳琅满目的器具,调笑着开口“你想试试?”纵横人生三十多载,我也在某岛国电影里见过多次这些东西,那类电影都会被冠上“SM”的标题展示出来。此刻与平时截然不同的氛围和环境,似乎让我和她脱去了老板和员工等社会关系,只是以男人和女人的身份对视着。

“我没有这种癖好。“

她用脚勾起地上的一捆绳子漫不经心的踢到一旁,”我刚跟我M分开,咖啡店我可能要辞职了。”“好吧,你突然消失我以为你出什么事了才来看看你。”

从她的屋子出来站在阳光下,我还感觉有些恍惚,仿佛刚刚不小心闯入了一个隐秘的异世界。

 

image.png

 

再次招聘的收银依然是个小姑娘,但是我也没有心情去顾忌她靠不靠谱,因为新的事情造成了我的困扰。总有一个男人一脸阴郁的坐在门口位置,我觉得我损失的大半顾客都是被他给吓走的。而且他只点最便宜的柠檬水,一坐就是一整天,盯着每一个来来往往的人。

为了我的小店,我决定和他聊聊。

他讲了个故事,和我的收银小姑娘相关,上一任那个。

不过是俗气的男欢女爱的故事,翻来覆去就是那样,但是总有无数人们为止痴狂。他只知道她在这里上班,于是抱着缥缈的希望,乞求上天能让他和他忠心追随的主人相逢。他细细讲述他们在一起的细节,那个小姑娘很重口,现在这男人已经身体某方面有了障碍,而且也付出了很多金钱。怪不得小姑娘看不上我收银这份工作了。

也许是男人之间惺惺相惜,一个大男人在你面前落泪,任谁也有些不忍。

 

咖啡店

 

我又找那个小姑娘聊了次天,她神采奕奕的来到了相约的饭馆。年轻人真是恢复的很快。无论是上次摔倒后的淤青还是喝醉后的颓废都荡然无存,她宛若新生的站在我面前。我提到了那个男人,她夹菜的手没有一丝停顿,“就玩腻了呗”。

我哑然,确实是一个无法反驳的借口。

“我都有新的M了,还有好多男人求着我收他们呢,只玩一个多没意思。”

我又想到男人孤孤单单守望的身影,S好像占尽了主导权,M只是任人挑选的玩具。

男人没怎么过来等了,新的收银小姑娘还挺靠谱。待在咖啡店,形形色色的顾客来了又走,听过几个故事,我无法参透他们的悲欢人生,我也只是个小老板而已。

 

尾图.jpg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070

(10)
上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9:16
下一篇 2020年4月27日 下午10:15

推荐阅读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欺骗

      冷冷的风,安静的夜,一个人在路上拼命的跑,孤单的,孤单的,看着影子在地上拉的很长。 直到跑不动了,蹲在地上,一边哭一边吐。口袋里的来电提示响个不停。 我应该早有预感的…

    2021年4月5日
  • 为了他辞职后

      云朵是个令人羡慕的姑娘,大多数人都这么认为。 能在圈子里找到合适的人结婚,本身就不容易,更何况两个人能每天出双入对,一起工作,一起生活。 上次见面还是婚礼上,云朵穿着…

    2022年3月20日
  • 面包or感情

      我记得来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刮着大风,老旧的站点,西北荒凉的小城。 我开始理解为什么爸妈在知道我的目的地后那么极力反对。 他黑瘦黑瘦的,穿着廉价感的一身运动装,当时我的…

    2021年5月31日
  • 独占

      果子一直是个很温柔的人,安静,懂事,话少。她的世界很柔和,没有那么多的杂声。但在这个圈中,她的角色是强势的一方。 那个男孩就那么猝不及防的进了果子的生活,酷酷的叛逆的…

    2021年1月18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二百斤,我拍了私房照

      他很喜欢丰满的女人。在这个以瘦为美的时代,我很难理解。 可我的确是个放纵自己的肥宅。一百八十斤的体格子,晚饭是一份炸鸡加冰可乐。 自卑让我在现实里很少和异性接触,只有…

    2021年7月10日
  • 对啊,我喜欢被欺负

      春天来的猛烈,挟走了最后一丝冬末寒意,和熙的暖风在初冒芽的柳枝间徘徊不去。在高三的最后一个学期,老师领进来一个女孩。“这是转校生夏觅,大家以后好好相处,多多帮助新同学…

    2020年4月23日 字母圈故事
  •   去年十月份,我把陪自己长大的游戏账号卖了。 清空记录的时候,发现收藏里有一篇很长很长的小作文,在里面我用极其粘人的口吻深情表白。尴尬的是,我把头发薅秃了也想不起来对方…

    2022年1月15日
  • 五年,她学会反抗

      一直到今天,我都认为,那是我见过最恶臭的中年人。 从和他接触到前天找他聊天,都没有让我对他的看法改变丝毫。他就像圈里一些人,自己多N所以不停给别人说没有一段关系是可以…

    2020年10月26日
  • 其实,他没那么深情

      那是一个很单纯的姑娘。 虽然在圈里呆了很多年,但我还是觉得单纯。说直白点,她有些恋爱脑。 不知道这是不是所有女人的通病,在荷尔蒙上头的时候,可以把那1%的好挥发成10…

    2022年2月19日
  • 那些离开这里的人

      天哥说给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时,我还有些意外。 细想想上次联系应该还是在18年,一晃两年没再联系。最近抑郁的情绪越来越严重,几乎每天靠吃药维持情绪,所以天哥来找我的时…

    2020年11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