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那个被网暴脱圈的女孩

 

“姐,我要退圈了。”

“姐,那些骂声好难听。”

“姐……”

周日一直睡到中午十二点,醒来才看到悠悠发给我的消息。我忙问她怎么了,登上平台又看不出什么异常。当我打开悠悠的对话框时,系统提醒我用户已注销。

悠悠不回消息,也不接电话,我很担心可是也无计可施。我翻遍了昨天的动态,才找到了一些蛛丝马迹。

傍晚,悠悠回复我:“没事了。”

这是一场即兴的网络暴力,从客观的角度来说,很难说谁是受害者。

悠悠被一个人“不接受多moon就是自私”的理论刺激到,以及看到和好几个人说“只有幼稚的人才会把爱情放到字母圈”,悠悠便发了动态反驳。

动态里,悠悠说了一句引战的话,让所有人都围攻她。也许这是悠悠心底想法的流露,也许只是气愤之下的攻击,悠悠说,追求婚姻好歹是求个结果,单纯为了肉体的刺激,等将来分开了拖着被玩坏的身子,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人。

动态下面迅速有了骂声,甚至还有看热闹的给上了置顶。从一个女孩再到一群女孩,谁敢帮悠悠说一句话,谁就会被五六个人围攻谩骂。

悠悠第一次面对这种事,她选择继续骂下去。可是一个人又怎么能骂的过一群。悠悠想停止这场无休止的骂战,重新写动态,认真解释了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么偏激的话,以及给所有女孩子道歉,希望停止这场骂战。带头在下面骂人的女孩说,成年人要为自己说的话负责,一句道歉和装可怜就想逃避后果吗,刚才骂人的厉害样子去哪里了,装可怜给谁看。

悠悠私聊去道歉,说了很多对不起和解释自己只是被刺激到才会说那句过分的话,又在动态道歉。女孩在动态下面骂她是白莲花,从头到尾都一副可怜的样子让人同情。悠悠想解释,解释的越多,被骂的越厉害。悠悠发了最后一个动态道歉,说随便骂,她这件事的确做错了,她会注销账号。手机响个不停,她知道下面又是围观和骂她绿茶白莲的人。

注销之前她看了一眼评论区,有一个熟悉的人替她说了句话,然后那群人便有了新的攻击目标。悠悠给他送了个会员,说了句谢谢。悠悠看到广场女孩也发了个动态,说,她注销了你们就可怜,那要不要我也注销。悠悠没有点进去看评论,就注销了账号。

我安慰悠悠没事的,悠悠说她不想再回到这个圈子。

我说互联网没有记忆的,悠悠说她有。她不愿意每天战战兢兢的发言生怕哪天被人扒出来,重新被骂的精神崩溃。

我想悠悠大概得用很长一阵子才能缓过来。

到底谁是受害者呢,悠悠一开始被那些人的言论伤害,便发动态伤到了另外一些人,言语的本意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观点,到最后却成了伤人的利器。

网络暴力何时会停止呢,辩证去看,也许它就像巴别塔一样,它只能存在,当你抗争它时,不自觉的你也就身在其中。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是被害者,都很脆弱,他人都是潜在的施害者,每个人在受害妄想焦虑的背后,同时展现的是具有积极进攻性的施虐行为。同时,他们在自我意识的深处,把这种施虐行为视为一种对自身免于大数迫害和捍卫自身自由的必要选择。

在如今的网络舆论场中,每个人都试图将自己的暴力正义与合法化,并回溯自己的受害者根源。仿佛只要谁是那个最初的受害者,谁就代表了正义,谁就占据了道德审判的高位。但事实是,最初的受害者形象只是一个在想象中被回溯构建的记忆。而每一方都通过对各自的受害者形象的追认,来试图向舆论宣布自己才是那个“第一个受害者”,自己才掌握了“施展正义”的权利。由此,自己在网暴与反网暴的舆论战争中,就仿佛代表了天然的正义。而对立一方则代表了天然的邪恶。

但是,双方在执着于对“最初暴力”来源的追溯,和对“最初受害者形象”的记忆确认的过程中,并没有真正将人们从这场无意义的争论中解放出来,而事实导致的是每个人都生活在被网暴与反网暴的恐惧之中。而网络空间被进一步导向一个互相指责和互相猜忌的黑暗森林。在这种情况下,找出谁是最初的被害者以此来确定正义的标记,显然是不可靠的,网络暴力也已经不再是部分人对部分人的暴力,而是整体地匿名化了。从这一点来看,似乎每个人都是受害者,也都是加害者。似乎每个人都不是受害者,也不是加害者。这也是当下网络暴力的真正严重之处——网络暴力逐渐印刻到了人们的无意识深处,成为人们思维方式的不可分离的一部分。”
——知乎

本文版权所有:绵花舍平台,转载请注明出处,侵权必究!:http://miansm.com/?p=1173

(1)
上一篇 2020年12月6日 下午3:10
下一篇 2020年12月21日 下午10:58

推荐阅读

  • 比起当m,我更愿做社畜

      我有一个梦想,每天什么活都不干,就窝在家里,舒舒服服的打游戏、看小说、追剧,反正就是不干活。 当然,那是不可能实现的。 逼迫我出门工作的除了年龄,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

    2024年5月25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字母圈:家暴?NO!

      昨晚凌晨五点,我被一阵哭喊声吵醒。 打开微信发现一堆来自对门的未接,他告诉我隔壁女生一直哭着叫我名字,还喊救命。 我试着发了几条消息,她都没有回,我又打电话,没有人接…

    2022年11月12日
  • 女绿的世界(上)

      我做过一个梦。 梦里的世界黑漆漆的一团,没有任何色彩。 我往前走,发现前路是悬崖峭壁。 我抬头,发现我的头顶悬着一把剑。 我跌落深渊,从梦中惊醒,整个房间只有我自己。…

    2023年12月9日
  • 窒息

      “他变了,从前他不会这样不耐烦的……”“我总想好好表现,可是我发现不管我怎么做,他都对我愈发冷漠……”“我也累了,说不定哪天,我就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爸喜欢那个…

    2022年9月10日
  • “我是DS,我高人一等”

      前阵子碰到很有意思的一个人。 他上来就是例行公事般的查问,然后问我住哪里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回了句不是一路人,我玩DS的。他过了一会回复:“那你是里面的哪个角色啊,我查…

    2020年9月22日
  • Z先生的礼物

      你现在的气质里,藏着你走过的路,读过的书,和爱过的人   我不是一个强硬的人。 在遇到Z先生以前,我是个很软弱的人,游戏和生活里都是如此。他形容我好像一只怕…

    2021年6月28日
  • 病娇

      忘了改变是从哪一天开始的。 好像是公司团建玩的兴高采烈回来却看到他阴沉的脸,又好像是我过度思念家人时他眼底闪过的不满。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我亲爱的主人,变成了一个偏…

    2023年6月3日
  • 告别

      我来的时候,你支离破碎。 我离开,是为了让你不要再支离破碎。 和言生分开的那天,圆圆正在开部门例会。 她借口上厕所,接了个电话的功夫,就失去了她的神明。 圆圆以为她会…

    2022年5月14日
  • 你好,简历人

        “在吗?28岁,坐标山东,接触圈子五年了,喜欢玩……” 早晨起来看手机,总会收到这样的自我介绍,准确来说,是简历。 不知道哪里流行起来的,总之慢慢的,大…

    2021年2月1日
  • 朋友以上,恋人未满

      凉爽的秋日傍晚,结束一天的工作,回家路上看到路边有人卖花,选了一束她应该会喜欢的颜色,再到楼下水果店买了半块西瓜。 栀子还没有到家,我打开微信才想起她说今天要加班。 …

    2023年10月14日
  • 爱慕=沸羊羊?

      姐姐从来都不喜欢我这个类型的男孩,我一直知道。 我大概是别人口中的沸羊羊,就是在姐姐游戏的时候充当背景板的那种。 我分不清对姐姐到底是怎样的感情,只想单纯靠近,尽可能…

    2023年8月6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