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调

  • 坐火箭的王董

      在我骑自行车的时候,王哥开着宝马把我的妹子接走了。 后来在我一次一次不懈努力下,我也开上了宝马,我满心欢喜的去接我的妹子,发现王总开上了迈巴赫。 我一直坚信我命由我不…

    2021年12月25日
  • 理想者的消亡

      在电话拨通前,我像是早有预感一样,打字说不要离开我好吗,我只是情绪激动,一时亢奋,这很正常,不要抛弃我。 是在楼道里打的这通电话,很冷。哪怕是正午,窗外的天也是灰蒙蒙…

    2021年11月20日
  • 橱窗里的红苹果

      记得小的时候,被家里人带去景区,路过一个水果店,看到里面的苹果特别红,特别诱人。我在地上撒泼打滚,一定要买我一眼看中的那个苹果。 当时在路上又晕车,没有来得及吃。回家…

    2021年11月13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禁路

    他大我十六岁。 这是一条没有希望的路,我是这样认为。 我们很早就认识了,那时候两个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聊。我继续在圈内飘荡,他继续寻寻觅觅。有缘是会再相逢的,某个深夜两个人都失眠,索性…

    2021年10月16日
  • 离了笼子的金丝雀

      用力跺脚,昏暗的声控灯亮了,坑坑洼洼的楼梯,满墙的小广告,这是我入住这个老旧小区的第六个月,也是我离开叔叔的第六个月。 衣柜里的JK不知道为什么越放越久,更令我害怕的…

    2021年10月9日
  • 三套图,他月入过万

      幺幺大概是我刚上大学的时候认识的。 那会他还年轻,干的是皮条客的生意,在软件上引流,出于好奇,我加入了他的小团队,当起了账房。 幺幺是个很大气的人,虽然生意挺小,但当…

    2021年9月25日
  • 因为抑郁,我被抛弃了十三次

      我是抑郁症,医院确诊的那种。 很早之前,我就发现我总是不开心,每天都在哭。我知道我出了问题,可我不敢说,我知道世人会笑我。 圈里有很多男人说救赎我,带着他们的第三条腿…

    2021年9月18日
  • 卑微是种罪

    我曾经以为网上那种为了渣男屡次堕胎,被家暴了一次又一次心甘情愿回头原谅的女性只出现于夸张的艺术作品中。如果不是我的列表存在,也许我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么卑微的女孩。 认识她是在微…

    2021年9月4日
  • 冷暴力致死

    我还记得他刚开始的样子。他为了哄我开心,大半夜为了我在宿舍外喂两小时蚊子的样子,说那些甜言蜜语的样子,他连续给我发几十条消息的样子,他说他很自卑觉得配不上我的样子…… 我记得他说,…

    2021年8月28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