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S

  • 庇护所

      我和老洪认识的时候,他已经是而立之年。 在确定关系前,我俩几乎打卡了这座城市所有的咖啡馆和茶馆。在老洪的描述中,了解了他的前半生——一个从贫困户家里走出来的大学生,一…

    2021年12月18日
  • 残缺

      犹记年少时曾略读过谷崎润一郎的《春琴抄》——一个性格古怪的盲人富家女,一个包容内敛的男仆,一段常人无法理解的畸形爱恋。 那时我觉得这样带有宗教色彩信仰的爱,只可能存在…

    2021年10月30日
  • 鞭起鞭落,终了

    和萧萧认识的时候,是我入圈的第二年。 我是从来不确定关系的,玩心大。不过颜控真的没办法,三观跟着五官跑,我实在没法抵挡萧萧的身材和他软绵绵的那一声声姐姐。所以当凌晨六点太阳升起来的…

    2021年10月23日
  • 被pua的女S

      记得前面有一期讲了一个女孩可能经历了pua,然后勇敢分开的故事。 朋友说pua是很难界定的,其实在ds关系中,也经常会用类似pua的手段去让sub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2021年3月15日
  • 关于孤独这件事

      我是一个循规蹈矩的女主。 平淡的人生,没有任何转折,好像一条直线。我不会去花很多时间去写自己的要求和期许,也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想法,或者说我还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我在这个…

    2021年3月1日
  • Brat:一场成年人的叛逆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变成了很沉闷的一个人。 呆板的学习工作,从活泼开朗慢慢变得越来越严肃。 大家都说这是长大了,这是每个人的必经之路。 Brat,没有规矩的人,本…

    2021年1月25日
  • 当暖男遇到渣女

      前天晚上,我收到朋友F发来的消息:“这次应该是彻底结束了。” 我看着宿舍聚在一起商量买什么凑满减的舍友,回复F:“还给她还贷款吗?”F很快回复:“往后看她自己造化吧。…

    2020年11月18日
  • 文字幻想派大叔

      最近特别想写写男N视角的文字,可是在圈里这么多年,回顾起来,我竟然没发现什么值得记录的男N故事,仅有一位大叔,让我印象挺深刻的,这是一位恋足大叔。 大叔是个普通的人,…

    2020年11月1日
  • 你等那个人多久了?

      那天无意间看到群里,一个女孩子问,在圈里找到一个合适的玩伴要多久。后面有人说自己等了一年,有人说几个月,有人说看缘分。 想起寒假我在圈里给新人科普时,几乎每个人都会在…

    2020年10月12日
  • 秋天的第一杯奶茶

      令人并不愉快的周一,我顶着乱糟糟的头发走到阳台,才意识到好像秋天已经到了,冬天悄悄的也靠了上来。C城7度的早晨和满满的一天学习工作,让我几乎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匆匆…

    2020年10月4日